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爱在黎明破晓前 晴明×姑获鸟

我给大家表演一篇傻吊同人文 


爱在黎明破晓前

 

晴明×姑获鸟


[0]

如果让我选择,从来不玩这个游戏,还是跟你相忘于江湖,我会选相忘于江湖。

虽然这听起来很扯,但很多人玩游戏的原因比这还少。


[1]

大噶好,我是非洲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我是我认识的所有阴阳师里最非的一个,我的同伴经常嘲笑我,“你连属于你的姑获鸟都没有?你的脸太黑了。”


所以从那时起,我的梦想就是拥有属于我的姑获鸟。


我每天都在深更半夜去百鬼夜行的场子逮鸟,每次都逮不到,只能捡捡羽毛。传说集齐40片羽毛就能召唤一只姑获鸟,坚信着这个传说我怀着满满的期待天天不睡觉带着一筐豆子去砸百鬼。


但是,由于我太非了,很少碰到姑获鸟在晚上出行,碰到的时候用豆子砸也不掉羽毛,rio惨。

每每跟我的同伴抱怨,我的同伴还是嘲笑我。


我一定会有属于我自己的姑获鸟的!


[2]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看了看我的保险柜里的羽毛,38片了,我只需要努力一点我的姑获鸟就可以来到我身边了。


于是今天的我情绪高涨,日麒麟和八岐大蛇的时候少有抱怨,也不diss跟我一同出战的低级阴阳师。


到了夜晚,我变得兴奋起来。


“神乐,源博雅,你们带上十筐豆子,跟我去百鬼夜行。”为了维持我高岭之花的人设,我假装不慌不忙地沉着冷静地跟他们说着。

但是为什么源博雅用一种见鬼的眼神看着我。


“大阴阳师,你是不是因为要迎娶姑获鸟,高兴得忘记了这个世界规定你一次只能带一筐豆子?”博雅有些瓮声瓮气地嘲讽着我。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你们一起去,带三筐,每人用一筐,应该是不违反规矩的。”

神乐叹了一口气,“晴明,爱要克制。”


“你说什么?神乐?今天的风太喧嚣了我听不清。”

“晴明大人,今天夜里平静无风。”比丘尼很适时地打了我的脸。

“咳。总之我们赶紧出发吧。”

我扇着纸扇,推开庭院的门。


[3]

“我夜观天象,得知晴明大人今天无法召唤姑获鸟。”比丘尼幽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比丘尼,我觉得你的占卜不是很准。”我不屑一顾。

“晴明大人拭目以待吧。”


为什么她笑得那么可怕。

我打了个寒颤。


“晴明,你是不爱我了吗?你现在要去找别的女人……”背后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的我脖子发麻。

“红叶女士,我在一开始就跟你说过了,当初你遇到的不是我,是黑晴明。”我连转身都没有转身。


我真的不懂,我是遭了什么罪,为什么我在这个平安京是杰克苏的化身,怎么人人喜欢我?喜欢我喜欢喜欢到吃人的红叶,本来喜欢红叶结果后来又喜欢我的大江山鬼王酒吞,我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妖。


等等,有什么不对劲,我停了下来。

“阴阳师大人?发生什么了?”在前面亮灯照明的座敷童子见我停了下来,扬起头问我。

我为什么会知道酒吞喜欢我?明明我只见过他一次,那次他非要跟我决斗,看看谁才是配得上红叶的男人。


所以他应该还是喜欢红叶才对?

但到底是为什么我会觉得酒吞喜欢我?是我太自恋了吗?


我看了比丘尼一眼,正好对上她意味不明的目光。

“比丘尼,”我清了清嗓子,

“晴明大人,马上要到了,有什么话等撒完豆子再说吧。”

“比丘尼……”

“晴明,赶紧的,不是你要来收集姑获鸟的羽毛吗?我已经看到远处的第一个妖了。”博雅催促着我。

“好。”


[4]

今天的运气果然很差,被比丘尼说中了,今天的这列游行队伍没有任何一只姑获鸟。


“阴阳师大人,没关系的,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座敷童子在我身边安慰着我。

多么乖巧的孩子啊,每次战斗卖命卖血还毫无怨言,眼见着我要把对孩子的爱分给其他人了还这么安慰我。

“我没事,”我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我也做好心理准备了。”


“晴明大人?”

有个穿着斗篷头戴蓑笠身侧配着一把巨大的剑的家伙在我们面前停下了。

“你是……?”

“晴明大人果然是薄情寡义。”对方在跟随我前来的妖怪里找寻了一番,落下这句话。

“不知女侠此为何意?”听这位的声音想是女中豪杰。

“晴明大人忘得真是一干二净。”对方声音里带了些许失望,“家姐于丙申年九月被晴明大人召唤,成为您的式神,在您手下带领其他式神成长。您当初信誓旦旦说会待家姐一往如初…”

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觉得心里惶惶不安。

“您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她抬起头来直视着我。我也终于看清了她的面貌,那双大而深邃眼睛洞悉着我,仿佛在叫我说出所有的秘密。

“实在抱歉,这位女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问姓名?来自何处?”

“晴明大人,我是您手下的那只姑获鸟的妹妹。我们从前是见过的。”


[5]

回到家后,神乐说,我把姑获鸟封印在式神录里,很久没有放出来过了。

“为什么你们不告诉我?”

“因为看你兴高采烈要召唤一只新的,而且好像忘记了以前的事,真是薄情寡义啊。”博雅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为什么会忘记我有姑获鸟这件事?”

“可能阴阳师大人就是喜新厌旧吧,当初说喜欢我,也都是假的。”桃花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那我现在还能把她放出来吗?”我试探着问向比丘尼。

“晴明大人可不要问我,这是您自己的事。”

“晴明,你哪怕把她放出来,也记得不要提把她的装备换给犬神这件事....”

“神乐?你说什么?有这回事儿?”

“不但如此,你还将她的星级跟犬神对调了。真是薄情寡义啊。”脸狐怪声怪气地来了一句。


“我建议你清醒点二突子,你已经被我碎过很多次了,不想再轮回一次就小心说话,虽然你现在是一只幼崽,但我不会手下留情。”

“小生什么没经历过,不会怕的。”脸狐轻笑一声,又走开了。


“茨木呢?把茨木给我叫来。”我的头隐隐作痛,此刻第一个想见的妖便是茨木。

“茨木也被你封印在式神录里很久没放出来过了。”博雅无奈地看着我。“平安京已经不是那个平安京了,你清醒一点吧晴明。”


[6]

今夜月圆云清。


我还是解除了姑获鸟的封印,顺带茨木也一同解除。


“姑.....”我话还没说完姑获鸟竟然抱住了茨木。

“过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不知道您最近可好?”

两个人互相认亲的样子让我觉得我很尴尬。


“姑获鸟。”我走近他们,轻风吹得我长衣飘飘,手中的折扇微微晃动着,很有一副遗世独立的贵公子气质。

“晴明,明天还要打大蛇吗?”


被她一问,久远的记忆都浮现上来,我的心头涌上一阵苦涩。

“不打,你在家好好休息。”

“可我觉得我睡了很长的觉,孩子们呢?我很久没见他们了。”

“他们...都长大了,也很强。”

“对了晴明,我一觉醒来感觉自己身子变轻了,怎么回事?现在可以升7星了吗?”

“这.....”

“我没有感觉到变化,就是觉得太久没活动,身子有些麻木。”茨木不适时地插话。

qswl我要让他跟酒吞永世不得相见。


“可能是你又变强了吧,行动起来更轻松了。”我硬着头皮撒谎。

“是吗?你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换了御魂吗?”


我闭上眼睛。

“姑获鸟,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阴阳师,你跟随着我会埋没你的才能。我们明天就解除这段关系吧。”


“你疯啦?”博雅的声音从草丛传来。

????你们都偷听我说话的吗??


“我很冷静。”

“晴明,几日不见,你为何变得如此不靠谱?你*&&¥……#%¥()@”茨木还想说什么,被我一个咒符给缚住了。


“晴明,不要这么对孩子。”姑获鸟斥责道。

“天要亮了。天一亮我们就解除契约,有缘再见吧。”


“那你,为什么不接触与其他式神的联系?偏偏是我?我就算走了,也放心不下你这里。”

“因为当初对你的感情最多,不能轻易放下,所以断掉也要断得狠一点。”

“我知道了。”姑获鸟看起来很失落。

“不用天亮了,我现在就走。”她把怀里的小动物放下,摸了摸它们,“即使再看到你我也不会相认的。”


[7]

丙申年九月。

“40片羽毛了!博雅,神乐,比丘尼,我们今天要拥有战神姑获鸟了!”


【阴阳师安倍晴明通过碎片召唤了式神姑获鸟】


[8]

“还玩吗?你怎么也不睡觉了?”许墨从背后抱住我,下巴搁在我的肩头。

“我今天就要有姑获鸟了,我要给她升星!升级!配一套全世界最好的针女!”

抱着我的男人轻笑了一声,“你昨天拥有桃之夭夭的时候也这么说的,可是还是没进化成功。”

“那不一样,因为遇到她比较早嘛。”

“希望你也能这么对我咯。”许墨像小动物一样用脸蹭了蹭我。

“当然会....”

“快睡吧,再不睡天就亮了。”


[0]

如果让我选择,从来不玩这个游戏,还是跟你相忘于江湖,我会选相忘于江湖。

虽然这听起来很扯,但很多人玩游戏的原因比这还少。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