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太光】初恋*1

#ooc的不是很严重#稍作修改#

#深夜脑洞#清水#

【背景:DA02众人战胜贝利亚吸血魔兽,全世界的孩子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搭档数码宝贝】


拯救世界的故事一旦结束,生活又回恢复成波澜不起的平常。

日复一日,循环终始。

仿佛在数码世界的经历和冒险都是一场梦。

从第一次一起冒险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年了。

 

然而,意料之外总是发生在人们所认同的常识中。

也就是说,所有的不平常都发生于人们司空见惯的平常中。

本文的主人公,还不知道会有不寻常发生。

 

一个平常的黄昏。

下课,收拾书包,去电脑部待一会儿,再自己一个人回家。

这便是光子郎通常的课后生活。

但是,我刚刚说过,不寻常发生在寻常中。

光子郎一如既往地收拾好书包,却在班级门口看到了八神太一。

这便是一切不平常的开始。

 

光子郎还没来及的问太一为什么在这里,他本应该去参加放学后足球社的训练。太一却先开口,掌握了这次对话的主导权,“喂,光子郎,你放学后应该没什么事吧,我有事和你谈谈。”

“太一さん,我...... ”光子郎犹豫了片刻,随即说道,“我没事。”

“那走吧,边走边说。”太一随意地把书包搭在了肩后。

“は 。太一さん是要跟我谈什么事情?”光子郎好奇地问道。

“光子郎。”

太一静默了好久都没有下文。

光子郎没有急着说话,而是静静地等着太一发话。

被暮色染红的街道上,两个人慢慢地走着。一高一矮的背影,与周围带着些许暧昧的景色竟相称得毫无违和感。

“喂,光子郎,”太一终于又开了口,“你那时侯,写的情书,到底是给谁写的?”

“诶?太一さん是要问这个啊。”光子郎有些不自然,“我....情书...,大概是告诉过你们是写给的谁的吧?”光子郎试图这样把这个话题带过。

但我之前说过,这是一切不平常的开始。

如若往常,八神太一也不会再追问,而是会无所谓地笑笑说,“这样啊,我忘记了呢,哈哈哈.....”

但是今天并没有。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太一穷追不舍,“还是说,真像小光说的那样,是给我写的?”

“诶?”光子郎的脸瞬间红了,“太一さん你在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是给你,情书都是写给女孩子的啊。”光子郎深呼一口气,严肃【并不】地说道:“太一さん是听小光这样说的?”

“哈,对啊。光子郎,真的是这样吗?”太一依然不放手地问着。

这时候光子郎的心里在做着无比的挣扎。小光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书明明没有给任何人看过啊,还是说自己对太一さん表现的太过明显,连小光都看出来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很麻烦了,那岂不是大家都知道了吗,可是大家一直都没有提起这件事,不会是顾及我的感情吧…

“光子郎,你倒是回答啊?”太一疑问地看着此时内心挣扎的光子郎。

“太一さん,我,”光子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说完就向前跑去,尽快逃离这个尴尬的局面。

“喂,光子郎,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太一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如果是真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接收这份情书呢。”

似玩笑的口气。

听起来好像不是很认真呢。

 

但是,在另一方那里,这句话却无比认真。

并且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个放学后的夜晚,光子郎坐立难安。

吃饭时也总是发呆,令泉妈妈很担心,不断地问着光子郎。

当光子郎意识到自己在发呆后,赶紧调整状态,露出了礼貌的笑,“お母さん ,我没事,就是今天有点累,我吃完了,先去卧室写作业了。”

之后就进入卧室,锁上门,再也没有出来。

虽然这跟平时一样,可是泉妈妈还是有点担心光子郎的反常,在跟泉爸爸看电视时,小声地说道:“光子郎不会被同学欺负了吧?他今天的样子很奇怪啊。我很是担心。”

泉爸爸想了想说,“光子郎也进入青春期了,长大了,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们,再说他本来的性格也是这样子。我猜....会不会是有喜欢的女生,或者被女生表白了?”

“哦?”泉妈妈惊讶了一下,“说的也是,毕竟进入青春期了,这也很有可能。”

“看光子郎发呆的样子,应该是被女生表白了吧。”

“是啊,光子郎平时那么有礼貌,待人接物都非常客气,应该是有女孩子喜欢的。”

 

可是泉爸爸和泉妈妈不知道这个“告白”的“女孩子”,是光子郎从小到大的好朋【基】友——八神太一。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在卧室的光子郎,呆坐在电脑前,桌上另一边是摊开的作业本,台灯黄色的柔光打在作业本上,反射出一片温暖。

就像那个人一样,发出太阳般的光辉,开照耀温暖自己。

“太阳的光....”光子郎不禁喃喃自语。一旁的甲虫兽看着今天有些反常的光子郎,觉得非常奇怪,正想问怎么回事,却发现光子郎下一刻脸红了。

脸红了!光子郎竟然脸红了!甲虫兽更加奇怪了。

“光子郎,你今天是怎么了?”

“我?”光子郎看向甲虫兽,“我没什么啊...”,接下来却没有理会甲虫兽,而是自言自语,说着一些甲虫兽听不懂的话,“我没在想什么啊,没想什么把两个人名字组合在一起的词语,也,也没把他比喻成什么啊....啊,不对,我到底在想什么....怎么可以因为一句随便说的话就乱成这样子啊.....”

 

“光子郎,”突然妈妈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太一的电话。”

 

太一!光子郎脸更加红了。

甲虫兽注意到了光子郎的神态变化,更是好奇光子郎今天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は ,我马上就过去。”

事实上光子郎的心跳已经加速到令自己惊讶。

 

“喂,太一さん,”光子郎努力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努力维持着平静的声音,“今天,也是问数学题吗?”

“哈?”太一笑了笑,“不是啊,光子郎,今天下午话还没说完你就跑了,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

“我,”光子郎顿了顿,“听到了。”

“嗯。”太一只是应了一声。

电话两边的两人沉默了好久。

“喂,光子郎,”还是太一打破了沉默,“你就不想说什么吗?”

太一さん似乎在期待着我说什么,光子郎这样想着,可是我该说什么。

难道是说......?这怎么可能。

“喂,光子郎,”太一的声音打断了光子郎的思索,“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呢。唉,”太一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不管你要不要说什么了,反正我可是要说了呢。”

“は,太一さん,你说吧。”光子郎虽在说话方式上没有任何变化,但语气已经变得紧张局促起来,电话另一边的太一也听出了光子郎语气的变化。

太一さん,要说什么呢。光子郎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地想着。

“光子郎,”太一的声音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你听好了,不许装作没听到啊。我,八神太一,喜欢你。”

“诶?”光子郎紧张地差点掉了话筒。

“ta....太一...さん?”他不太确定地回应着太一。

“笨蛋,你这家伙,还真是麻烦。”太一不耐烦地说,“算了,你下楼吧,我在你家楼下的电话亭。”

“太一さん? ”

“让你下来你就下来,怎么扭扭捏捏地不好意思啊。”太一的声音强硬地不允许光子郎拒绝。

“は,我这就下去。”

挂掉电话后,光子郎匆匆拿起挂在玄关处的校服外套,换好鞋,就要下楼。

“光子郎,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は,お母さん ,是太一さん找我有事情,我马上就回来。”

 

皎洁的月光下。

太一靠在电话亭的玻璃门上,静静地等着光子郎。

“太一...さん?”

“光子郎。”太一一步一步走近光子郎。

光子郎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

太一さん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光子郎,你怎么还是不说话啊,”太一微微皱了皱眉头,说着轻轻拉住了了光子郎的手,这时候光子郎的心砰砰地跳着,幅度大到连心跳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你不是应该回我一句,‘我也喜欢你’之类的吗,还是说…”
太一不太自信地停顿了下。

“你其实并不喜欢我?”

“太一さん,不是的.....”

没等光子郎说完,太一就又说道,“那就是喜欢我喽。”

太一笑着看向光子郎。

光子郎又脸红了。低下头,不敢看太一,“嗯,算是吧。”

“喂,光子郎,什么叫做算是啊?你这样太不真诚了吧。我可是认认真真跟你表白了呢。”

“太一さん,我....”光子郎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既然你这么不真诚,那我就.....”太一忽然慢慢靠近光子郎,光子郎眼前是太一放大的脸。

“........惩罚你好了。”

意料之外的,眼前的人,突然就吻了上来。

两个人都是初吻。

光子郎紧张地不敢喘气,也喘不过气来,嘴唇紧紧地和那个自己暗恋了很久的男孩的嘴唇贴在一起,只觉得柔柔的触感让人无法自拔。

故作轻松的太一其实也是紧张得不得了,光子郎的嘴唇,比想象中更甜,不想放开,一直这样尝下去。

跟随着光子郎出来的甲虫兽目睹了全部过程,“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光子郎今晚....”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那岂不是...”他赶紧飞回楼上,给太一家的亚古兽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它这一切,两个数码兽窃窃地谈论着彼此主人间的事情。

 

吻还是会结束的。

但是一切才刚刚开始。

 

今夜不只光子郎一个人难眠,太一也因为兴奋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美好才刚刚开始。

明天还有更好的在等着我们

 

就这样。

一个不寻常开始了。

光子郎和太一的甜蜜生活也拉开序幕。

#晚好,做个好梦#


*在此之前发生的故事 —— 0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