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光】一直在你身边[1]

百度太光吧搬运过来>>

借了小伙伴 @八神太一のtir. 的梗>>

小学生文笔>>

虐>>ooc出没>>HE(但是烂尾

*还有抱歉我之前写过太光的h

【还是补充说明一下,是光子郎重生梗,亮太其实可以说是光子郎,所以并没有什么太一被别人抢走这种事情】

————————————-——————

一直在你身边〔1〕
脑洞来源:美籍犹太作家 艾萨克·阿西莫夫 《机器人管家》
懒癌患者已弃疗


光子郎,这道数学题我不会,你帮我看看。”太一习惯性地拿起习题册伸向右侧。
但是这次没有人接住习题册。

啊,对了。
光子郎已经不在了啊。

两个月了。
自那次空前绝后的大地震发生,有两个月了。
但是太一还没有从那件事中走出来。也许,永远不会走出来。

光子郎离世后的一个月内,太一整日昏沉以酒度日,整日地待在有光子郎气息的房间,抱着自己坐在角落,看着房间里保持原样的一切,仿佛光子郎还在,仿佛那件事从未发生。
有时半夜被冻醒,恍惚间他以为光子郎还坐在床上看着他。
哪怕是幻觉,我也希望你在我身边。

第二个月,在石田大和武之内空的帮助下,他逐渐能够去做其他的事情,一周前他刚刚重新开始上学。
他假装自己忘记了这一切。
但是原本一直陪着他和光子郎甲虫兽亚古兽,因为那件事的发生而不知去向。时刻提醒着他,光子郎的确在那场地震中丧生。

周六。
太一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赖床。而是遵循着光子郎的作息时间在6点钟就起了床。
习惯性地做了双人份的蛋包饭。习惯性地准备了佐料醋和酱油。
但是那个习惯在蛋包饭中加醋的人已不在。
太一看着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愣了半晌。
终于还是在蛋包饭完全凉了之前拿起了勺子。
“叮咚。”门铃突兀地响起。
周六谁会来找自己。太一迟疑着打开了门。
“太一はん”,许久不见的甲虫兽让太一喜出望外,“我需要你的帮助。跟我来。”

太一气喘吁吁地把这个神秘的巨大的纸箱扛回家。他瘫坐在沙发上,一边擦着汗一边思索着,纸箱会不会跟光子郎有关?甲虫兽亚古兽这两个月到底去了哪里?
他还没开口问,甲虫兽先掌握了发言权:“太一はん,你拆开这个纸箱吧。光子郎很久之前就嘱托我,在这种事情发生后,一定要把这个交给你。”
太一更加疑惑了,他带着忐忑和期待的复杂心情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纸箱。
他完全惊呆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光子郎
是你吗?
他颤抖着摸上纸箱中藏着的人的脸,除了冰凉没有任何的感觉。他吓得退后了几步。下一秒蹲下来全身痉挛着,眼泪不知不觉遮住眼帘。
“太一はん,”甲虫兽似乎是要安慰太一,“这是光子郎很久之前就开始制作的机器人,设定是按照他自身,并且剔除了某些会使太一はん不愉快的设定。可以说——”
甲虫兽见埋头哭泣的太一带着惊愕抬起了头看着他。
“这个机器人,是光子郎的替代品,可以满足太一对光子郎的所有要求。也可以使太一さん在今后的日子里感到快乐。”
“所以,”太一的声音没有感情,冰冷而生硬,“你这几个月去了哪里?亚古兽呢?”
“我去做这个机器人的最后期处理和完善。亚古兽它,它也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
“什么事?”
“在一切没有定数前,不能告诉你。”
太一冷笑两声,“所以用一个假的光子郎来打发我?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太一的眼泪又掉下来,“把我跟光子郎之间的关系当成什么了!”
“太一はん,这是光子郎嘱咐我的…并不是我要来打发你…有这个,比没有强吧。”甲虫兽镇定地做好随时防护的准备。
“我不会用这种东西的。”太一抛开甲虫兽走进卧室,“我才不会用什么光子郎的替代品。”

 

 

翌日。
太一又睡了懒觉,奇怪地又正常地10点钟醒来。他呆坐在床上,以为昨天的一切只是梦。是啊,怎么可能会有光子郎机器人这种东西存在呢。
他走出卧室,准备去厨房做饭。意外地发现餐桌上摆着两份蛋包饭。他眨了眨眼睛,蛋包饭还在。
“太一さん,你醒了啊。”熟悉的声音,一个熟悉的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正在阅读的书中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神深情。
光子郎……”太一开始怀疑两个月前发生的一切才是一场梦。
不对,怎么可能是梦,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亲眼见着光子郎为救他而被坠落下来的石板深埋。怎么可能是梦。
“太一はん,原谅我擅自启动了机器人。”甲虫兽离太一远远地站着。
太一站着许久没有说话。
“不,没什么。”太一嘴角微扬,无奈地笑了笑,“谢谢你,甲虫兽。你说的对,有比没有强。”

光子郎,一起睡吧。”太一站在光子郎的卧室门口。
“好,我去太一さん的床上吧。”光子郎放下手中的书,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床。
光子郎真的变成了自己理想的样子呢。太一想着。要是平时的话,光子郎肯定会说“太一さん,你不要这样….自己睡自己的好了。”
太一甩了甩头,打消了回忆的念头。现在这样就很好,哪怕它不是真正的光子郎,就算是替代也好。
就算是这样麻痹自己,以为光子郎还在,也好。

太一的单人床上,他和光子郎紧靠在一起。他紧紧抱着光子郎。
他把头靠在光子郎的胸前。听不到心跳,皮肤冰凉。
是啊,这毕竟是机器人,皮肤怎么会有温度,怎么会有心跳。就算有那些关于彼此的记忆,就算其他地方与光子郎相同,就算成为了自己理想中的光子郎,又怎样。
它和光子郎几乎一模一样。
可是它不是光子郎
太一的脸湿了。

 

 

 


“太一はん,”甲虫兽试图劝说太一,“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嗯,销毁这个机器人吧。”太一笃定地说。“我不想要这样欺骗自己,就算这样有时候能使我感到快乐。”譬如早上起来看到光子郎为自己做好饭的时候,譬如看到光子郎在读自己之前很喜欢的一本小说的时候,譬如跟光子郎一起讨论小说内容的时候,譬如光子郎不再沉浸于电脑而是对太一有问必应的时候…自己都真的很快乐。
可是这不是光子郎会做的,哪怕自己希望他这样做。自己只想要那个有时候会让自己无奈和生气的光子郎。
甲虫兽停止了机器人“光子郎”的一切活动。
机器人最终没有被销毁,而是被锁进了有着光子郎曾经的气息的房间。太一决定,再也不打开这个房间。他已经决定,要继续前行。
就算没有你。但我觉得,你一直在我身边。



 

 



————————————

期待5.6DA TRI.的pv~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