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太光】一直在你身边[4]

*人物已经ooc到天外。
*狗血剧情

*HE但烂尾


————————————


一直在你身边〔4〕


太一是在送亮太上学时看到甲虫兽的。

尽管它做了完美的装扮,并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得只露出眼睛。

但太一还是认出了甲虫兽。

他走了过去,带着疑惑,想要问问许多事情。
而甲虫兽见太一靠近,像躲贼一般地逃了。
太一一路追赶。甲虫兽在前面一路疯逃。
“喂,甲虫兽,”太一大喊着,“我都看到你了,你干嘛还要跑!”

而甲虫兽并未因此停下脚步。太一只好继续追。

直到追到了自己家所在的小区。
纳尼?
太一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眼见着甲虫兽就要跑进一栋楼,太一飞快地冲过去拉住它的衣服,甲虫兽仍在向前跑,这样挣拽使得衣服脱落,甲虫兽显现在太一面前。
“甲虫兽,别再跑了。”太一大声说着。
“太…太一はん…”甲虫兽颤颤巍巍有些害怕地转过身,举起右爪跟太一打了个招呼。
“说吧,亮太是怎么回事。”太一直奔主题。
“亮太?是谁?”
“别装了,我没工夫跟你开玩笑。亮太,跟光子郎,有关系,对吧?”太一有些苦笑着看向甲虫兽。

“我回来了。”
“打扰了。”
门声落下后客厅里有两个声音。
亚古兽从厨房跑出来,意外地看到了太一,大脑没有思考就冲了上去和太一紧紧地抱在一起。
“太一!我好想你!”亚古兽带着哭腔把头埋在太一怀里。
“亚古兽,我也好想你。”太一摸摸亚古兽的头,也有些激动地说着。
“太一,你怎么来这里了?”亚古兽没有注意一旁甲虫兽的眼色,蒙着头问道。
“明明住处相隔不远,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太一的脸有些阴沉。
“那…那是因为…”亚古兽退后了几步。
“我来说明一切吧。”
——————————











“但是你还是没有想起来吗…”
亮太愣愣着没有回答的反应,让太一感觉像掉入了冰窖。
果然如“恒常”所说,尽管植入了光子郎的记忆和散落在各处的数据,但是这个生命体,或者更准确地说,数码兽,不一定能让光子郎的记忆觉醒。
太一眼神黯了黯,随即又亮了起来。
但是这样问亮太,他还是有反应的,说明说不定某些东西在复苏呢…

这样想着,太一的心里似乎也有了安慰,他继续帮亮太洗着头发。
“太一さん所说的想起来,是指什么?”
“嗯…?”太一定了定神,笑了笑,“没什么,如果你还是没想起来的话,也没关系,慢慢来。”
“慢慢来真的可以吗?”亮太不顾洗发液浸入眼睛,忽地回过头看着太一,眼睛里是一如多年前的坚定。
“喂,亮太,你闭上眼睛啊,洗发露流进眼睛了啊…你真是的,小孩子就是调皮啊…”太一有些慌乱,没想到亮太这样乖乖的孩子会作出这种意想不到的举动。
“这些事情不重要。”亮太仍旧直视着太一,反倒弄的太一有些不好意思,“太一さん说要今天告诉我的事情,还没有说呢,大人不是要说话算数吗?”
“啊,是啊..但是我以为..”太一有些失落地低下头。
“你以为什么?”亮太穷追不舍。
“我以为带你去见了那些东西,你会想起来呢。”太一无奈地冲亮太笑了笑,“但是似乎时机还不到呢,所以要你突然记起来还是有些困难的啊…”
“太一さん,为什么把话说的这么隐晦,我并不能完全理解。因为我并不知道你所以为我会想起什么。但是,我更在意的,是你原本要告诉我的事情。还有,”亮太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也是难见,“以及为什么一直允许我在这里?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者说因为谁?和泉光子郎さん有关系吗?”
太一仍旧笑着看着亮太,只是这笑容,不知道是不是亮太的错觉,似乎跟刚才不一样,似乎阳光些,似乎发自心底些。
“突然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呢,真是不像你不怎么爱说话的样子呢,”说着太一笑得似乎更开心了,“果然你还是这么理性,看问题都抓住重点啊,求知欲,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呢…”太一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神里充满了亮太从来见过的温柔,“虽然我知道求知欲用在这种地方不对,不过还是想说呢…”
“太一さん?你答非所问呢…”
“哈哈,好。其实我今天已经告诉你了啊。”太一说着把亮太的头扳回去,“闭眼睛,光子郎。”太一在亮太耳边轻轻说道,呼出的气息吹拂到亮太的耳朵上,弄得亮太脸红直至耳根。既而继续揉搓着亮太的头发。
“太一さん明明没有告诉我。”亮太仍旧不放弃地问着。
“其实就算告诉你了啊。”
“太一さん骗人!大人说话是要算数的!果然是….”亮太小声嘟囔着。
“果然是什么?”太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头伸到亮太前面,看着此时闭着眼睛一副认真模样的亮太。果然好可爱呢。
“果然是用那种话不让我逃走吗。”亮太有些不爽快地说。
“诶?那种话?什么话?而且你要逃走是怎么回事。10岁的小孩晚上出去很危险的,你不知道吗?你爸妈没有教你吗?”太一有些挑衅地说着。
“我当然知道!但那两个生物说只要它们跟着我我就很安全的,它们可以进化成很厉害的生物,所以我晚上出去一点都不危险。”亮太不服气地说,却在不经意间把什么原本不打算说的东西不小心抖了出来。
“是甲虫兽和亚古兽吧?”
”太一さん怎么知道?“亮太因为好奇再次回过头看太一。
“因为啊,”太一又一副笑的很开心的样子,“笨蛋光子郎啊,”太一的脸忽然凑了过来,亮太愣着不知道太一要干嘛,只是莫名觉得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
“那是你和我的数码兽啊。”话音落后,亮太的唇被作为成年男性的太一覆上。
连这一幕,都如此熟悉,到底是为什么。自己竟然没有反感被一个大自己这么多岁的男性亲吻。为什么….虽然自己也许是喜欢太一さん,但是….这一切依旧很奇怪。
太一轻轻撕咬着亮太的上唇,他和亮太的牙齿时不时碰上。浴室里除了水声,剩下的就是牙齿相撞的声音,以及亮太砰砰的心跳声和喘息声。
接下来,太一さん大概要把舌头伸进来了吧,这样想着,亮太不自觉地微张开了双唇。
等等,为什么会知道太一さん要舌吻?明明是第一次接吻啊。明明自己还是10岁的小孩子啊,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啊。
太一对亮太的反应有些惊讶,他似乎并未想到亮太能这么安稳地任凭自己亲吻,并且主动把双唇张开。
他放开口中的柔软,眼神里充满了阳光,“光子郎,这次并不要舌吻哦,因为光子郎还是小孩子,所以不是说不能做很色情的事情吗。”
光子郎。
光子郎。
光子郎。
刚才太一さん也是叫自己光子郎。
怎么回事。
自己并没有排斥这个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今天在墓碑上见到的那个人的名字,反而觉得,更加亲切。
并不知道缘由的亮太,没有深想,就那么轻易接受了太一叫自己光子郎,以及,跟自己做着曾经与光子郎做的事情。

 

 

 

 

睡梦中亮太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
他勉强睁开眼。
是太一さん的胳膊。但是,太一さん怎么会睡在自己身边?
平时都是分开睡的,今天怎么睡在一起?
亮太回忆着睡前发生的事情。
在浴室,太一さん帮自己洗头,说了奇怪的话,接吻,自己做出了奇怪的反应,之后就是…
太一和自己一起洗澡,奇怪的熟悉感。明明即使是作为小孩子也会觉得羞涩的事情,自己却轻而易举地接受了,甚至觉得这场景在某年某月也发生过。毫无违和之感。
亮太没有脸红。这次真的真的没有脸红,即便是回想起那些令自己心跳加速的事情,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脸红。
反而说,是享受呢。喜欢这种感觉。
太一的胳膊动了动。亮太紧张地以为太一睡觉不老实,要把胳膊压在自己身上奇怪的地方了。但是,太一只是搂了搂亮太,把他搂近自己怀里。之后头微微靠在亮太的脖颈处。
“光子郎…”
轻微的梦呓。
亮太心一颤,不知为何心悸了。光子郎,明明不是自己的名字。但是自己并不是第一次在听到太一喊出这个名字后,心里有隐约的喜悦和,久违的感动。
亮太闭紧双眼,安下心在太一怀里睡去。一夜安稳无梦。

 

 

 

 

 

“太一さん,你竟然会迟到呢!”近期在日本文坛上崭露头角的高石岳调侃着八神太一。
“不好意思,米娜,因为一点事情….”
“哇,这个孩子好可爱!”美美注意到和太一牵着手的亮太,发出惊呼,蹲下身想揉揉亮太的脸蛋。
“请不要这样,美美ちゃん。”亮太拿出小手挡在脸前。
“你怎么知道我叫美美呢?”美美嘟起嘴,托腮沉思着。
“哥哥(お兄ちゃん),你向这个孩子说了我们的情况了?”
“啊,没有,我从来没有说过呢。”
“那他怎么会….”美美仍在思考这个问题。
“美美さん,不要在意这个啦,”高石岳此时来拉开话题,“难得又是台场纪念日,大家又聚在一起了…”
“说起来,我们有几年没聚了?”落落大方的石田空问起。
“ano,让我来算一下,”城户丈的眼睛变成了计算器,闪闪闪闪闪,“有九年了呢。”
“是啊,如果今年不聚的话,”愈发帅气的石田大和此时接话,“就十年了呢。”
十年。似乎提醒了什么。
十年。光子郎离开已经十年了。
众人都知道石田大和不小心踩到了地雷,提心吊胆地,12只眼睛都盯着太一。
谁知太一却笑了。
“啊哈,是十年了呢,真的已经十年了呢,但是,这也没关系。”
“太一…”石田空看着太一的样子不忍心地想要说什么。
“所以我今天把这孩子带来了啊,不,准确地说我把光子郎带来了啊。”太一含情脉脉地看向亮太,“他就是光子郎。”
“诶?”除了高石岳和高石光,其他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了疑问。
“对啊。这就是光子郎,”太一蹲下身,亲昵地跟亮太蹭了蹭脸,一如多年前的习惯让众人不得不各自捂眼,以防眼被闪瞎,然而这次除了岳和光,其他人并未准备墨镜,所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岳光夫妇淡定地掏出墨镜,从容地戴上。
“你说对吧,光子郎。”太一笑着看着亮太,眼睛里投射出无尽的温柔。两人的气氛太强烈,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柔光,都笼罩着深情。
于是剩下的六人只能得远远的,看着那边的太光夫妇的深情对望。
“太一さん?”亮太一脸困惑,“我是亮太不是光子郎啊…”
“哈?”太一几乎要石化,“你刚刚不是叫美美ちゃん的名字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的。”亮太眨眨眼睛。
“光子郎!”太一一个成年男性扑在了10岁的亮太身上,差点把亮太扑倒在地,没出息地用哭腔喊着,“你怎么还没想起来啊…我都快等不及了…”
“哈,亮太,到这边来,”光拉过亮太的小胳膊,“我告诉你哦,哥哥(お兄ちゃん),也就是太一,他想要对你做不好的事情哦~~”光故意拖长音神秘地说道。
“接吻吗?”亮太装作不懂的样子天真地问道。
“噗——”正在喝水的石田大和被呛了一口,“太一你还真是……哈哈哈这么等不及啊!”
“喂喂!光!你乱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对小孩子做这种事!”
“我记得光子郎さん之前好像跟我说过太一さん的事情….”一旁看戏的岳不忘补刀。
“喂!你们!”
“光子郎,你要相信我,我什么都不会做啊!”
“太一さん,你让我一直住在你家里,这算不算诱拐儿童罪?”
“诶?!你到底是不是光子郎?!我的光子郎才不会这么腹黑好不好”太一掩面而泣TT 。


 


但是,你还是没有想起来吗,光子郎。
聚会结束的路上,太一看着身边的小不点,在心里默默地问道。
但是这样也无所谓。
毕竟你一直在我身边。就算是这样的你,也喜欢上我了呢。
这样就好。
亮太忽然感觉身旁的男人把自己的手握地更紧了。



正文完)



*番外应该会写(。

太光好好好。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