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火黑】Kakuro's normal day

火黑的普通的一天[题目已改]


Cp:火神大我×黑子哲也

*灵魂互换梗

*lo主已经默认火黑二人在原作中就在一起了,官方发的糖太多以至于我产生了这样的错觉(并不)

*日向的cp站日丽  板车组站高绿不逆


 

 

 

 ————————————————

清晨。 

黑子吃力地睁开眼睛。

视线有点模糊,昨晚实在是睡得太晚了。帮火神君补习功课,没想到会到凌晨1点。也没有跟家里人讲一声,就这么在火神家借宿了一晚,还霸占了火神君的床。

黑子这样想着,恍惚间觉得有点不对劲。

以自己的视角来看,现在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并不是火神君的床的位置。

他下意识地向右边看去,是拉着窗帘的窗户和书桌。

这么说自己还是睡在了地板上吗?

黑子无奈地将视线移到左侧,想看看火神君是否已经醒来。却被躺在床上的那人吓了个不轻。

在床上老老实实盖好被子规规矩矩躺着的人,不是自己,是谁?

那自己又是?

黑子匆忙地坐起来,低头看向自己。有着结实肌肉的长长的腿,还穿着火神君昨晚穿的短裤。

他把手移到自己视线下,小麦色皮肤的手掌带着少许因打篮球而磨出的茧。

所以,自己,是变成了火神君了吗?

黑子不太信服地起身去拿书桌上的镜子。映在镜子里的人的脸,正是火神君的面容。

那么,火神君也变成了自己吗?

黑子还在发愣的空隙,床上的人醒来了。

“黑子…?哈?不对,你是谁?!!!!”顶着一头乱毛的黑子哲也,不,火神大我,不,黑子大我,像见鬼一样惊吓地坐起来。

“火神君,”黑子哲也,不,火神哲也,尽力淡定地说着,“我们两个好像互换了身体啊…”

 

 

 

餐桌上。

“你的意思是不告诉大家吗?”火神一边大口吃着三明治一边问着小口啜饮香草奶昔的黑子。

不得不说,黑子看着这么粗犷吃东西的自己觉得很煞风景,于是先抛开火神的问题,而是责备火神,“火神君,请你吃东西优雅一点…那毕竟是我的身体,你这样在我看起来很不习惯。”

“哈?”火神放下了刚刚拿起的第10个三明治,“那你只喝奶昔小心谨慎的样子在我身上出现才奇怪呢!!”

“唉,”黑子叹了口气,“算了。不纠结这种问题了,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才能瞒住大家吧,以火神君的智商…恐怕很容易就会暴露吧…”

“喂!你什么意思?”以黑子形态存在的火神露出了生气愤怒的表情,改变了黑子以往的面瘫,使这种从未在黑子脸上出现过的丰富表情毫无保留地映射在了黑子眼睛里。“我当然也会很好地扮演你的角色啊?倒是你自己,能扮演我的角色吗?”

“呼~”黑子长长地呼了口气,“说不定可以。”

“别搞笑了好吗!你那种面瘫,大家一看就不是我啊!”

“那么火神君那么冲动,大家也一看就不是我!”

“喂你!你也做不到干吗要求我做到啊!还不如告诉大家我们身体互换了呢!”

“不。”黑子说着想到了什么,突兀地站起来,朝桌子另一头的火神走去,“这样会给大家造成困扰的,而且今天不是还要和秀德练习赛吗?”

“说的也是,如果身体互换了,就没有办法比赛了对吧?”火神恍然大悟地说着,“…喂黑子你干什么?放开我啊!”以黑子形态存在的火神当然没有力气推开火神样子的黑子。只是这样被黑子,不,以自己形态存在的黑子,压在身下,半躺在椅子上,很令人羞耻。

“我只是想看看如果用火神君的身体,”黑子狡黠地笑着,“能不能反攻火神君。”

“喂你这样是犯规的啊!我现在可是你啊!!”火神用力推黑子,然而黑子纹丝不动。

真是的,这家伙原来力气这么小吗?怪不得平常常被自己压在身下,一句反抗的话也不说。

黑子似乎看透了火神的想法,意味不明地说着:“但是我可不是因为力气不够才让火神君在上面的。”

“你说什么呢!”火神有些脸红地转过头,不敢正面对上黑子的眼睛,不,准确地说是自己的眼睛。这样躺在下面看着自己在上面,无论怎么说还是怪怪的。然而黑子每次都是直视着自己的眼睛,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做到的,不会脸红吗?不会不好意思吗?

火神试着去对上黑子的视线,却被那眸子里传达出来的温柔和欲望又阻了回去。原来平时黑子跟自己四目相对时,都是这种感觉吗,那还真是让人不好意思啊…自己平时都是这样的眼神?

“呵,”黑子笑了,“火神君好可爱呢。”

“你说什么!”火神握紧拳头,不服气地看着黑子。

“我说,火神君这样羞涩真的好可爱,虽然是以我的样子,这样生气更可爱了。”黑子好笑地看着自己像孩子一样赌气的脸,“原来如此,我知道了火神君为什么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毕竟我这样看着自己,也觉得真是色气呢。让人有想【哔——】的冲动。”

“哈?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黑子起身,放开身下的火神,“不过我还是不想反攻呢,我觉得火神君在上面挺好的。”黑子幸福地笑着看着火神。

像光一样。

不对,那是自己的笑。这么说,自己的笑是像光一样吗。

火神呆呆着看着以自己样子笑着的黑子。

“别发愣了火神君,难道是迷上自己了吗?”黑子一个手刀砍上了火神的头,“我们快去上学吧。”

“你这家伙,好痛啊!”

“可是平时火神君就是这么对我的!”

“别瞎说!我才没有用手刀!”

“那么火神君是直接用拳头吗!”

 

 

两人一路拌着嘴打打闹闹到学校。

时间还早。只是这一天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平平安安地度过了。

虽然刚刚在路上再次说了“不让大家知道我们身体互换的事情”,但是别说火神,就连黑子也做不好扮演对方角色的事情吧。更何况还要跟秀德对战,配合的时候要如何解决。

这些问题两人不是没有考虑,但是也没有想出对策,索性就这样好了,顺其自然。

“哈?顺其自然是个什么鬼?!”火神听到黑子这样阐述的时候不禁质疑了起来。

“就是,因情况而变吧。总之我相信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管是谁的身体,都没有问题吧。”

“那告诉大家我们身体互换了不就好了。”

“不,火神君,”黑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如果大家都知道了,那么和秀德比赛的时候对方就有可能放水,而且诚凛的大家也不知道要怎么配合我们了。”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火神若有所思地应和着黑子。

但是他并不知道黑子打的小算盘。

只是想以火神君的样子体验一天,想感受一下平时和自己在一起的火神君是怎么样的。作为恋人的火神君,以这个视角,来看自己,是什么样的。

如果告诉了大家,自己就不能作为火神君了。

必然不能让火神君那个笨蛋知道自己的想法。

 

 



“火神君,老师叫你呢,”国文课上,黑子回过头,冲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的火神轻声说道,“快起来回答问题,答案在这里。”说着放到桌上一张纸条。

“哈~~”火神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睁开眼,抬头就看到了怒气冲冲瞪着自己的老师。

“黑子同学,请你回答这道阅读题的答案。”

“啊…这个啊…”火神赶紧站起来,有些匆忙不知所措,毕竟现在自己的身份是黑子而不是火神啊,火神不知道就算了,要是黑子不知道答案就麻烦了。

火神脑中一片混沌,有些慌乱,许多匪夷所思奇奇怪怪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甚至还想到了“如果和黑子真的以这样的形式做会怎样”。就在他深陷在思考中无法找到答案时,几下轻轻的敲桌声传来。

火神寻着声音看去。

桌子左上角放着一张写着字的纸条。

火神瞥着看那张纸条,不假思索地念出了上面的字。

“…”老师扶了扶眼镜,“很好。但是,请黑子同学不要在上课的时候睡觉。你看火神同学今天都没有睡觉。”

火神讪讪地坐下。真是惊险,差点暴露啊。

 

课后。

黑子从前面转过头。

火神预想中黑子肯定是一副责备、不开心的表情。

没想到却是无奈带着些许宠溺的表情。

“火神君…差点出糗啊…”黑子摇了摇头,“真是没办法,你还是在课上睡觉啊,幸好我把答案传给你了。”

“谢谢啦黑子。”火神笑着回应黑子。

“…”

“诶怎么了?你一副吃了10个汉堡的表情?”

“火神君,好可爱。”黑子瞪大了眼睛使劲地看着火神。

“喂!你再这么说我不客气了!”火神一个手刀砍上了黑子的胸膛,“就算可爱,也是你的样子可爱好吗!”

“一点感觉都没有啊。”黑子眨眨眼睛。

“怎么可能,你平时打我的时候可是很疼的!”

“大概是火神君对我下不去手?还是位置不对?砍在这里肯定不疼吧?大概要往下一点吧?”

“真是!”火神又一副赌气的表情,却让作为黑子形态的他更可爱了,“你是想弄死我吗!”

“火神君别这样说,”黑子撇着嘴,“火神君自己的可爱神态才是最让人不能忍受的地方呢。”

“不能忍受是什么鬼?我不是说了,是你的样子可爱,又不是我可爱。所以啊,”火神用黑子的手,想要揉作为火神形态的黑子的头发,结果却因身高问题,够不到,于是只好站起来,再次伸出手揉上了黑子的头发,“你不要无意中就冲别人放电啊,这样真的很难忍受啊。”

“火神君…”黑子从头下毫不费力地拿开火神的手,“应该是我把你的头发弄乱会比较好吧…毕竟现在我是你…”

“喂!黑子火神!你们两个怎么还不去部活!都几点了!”

如雷贯耳的日向的声音直接冲击了两人的耳膜。

两人同时朝教室门外看去,眼镜反着光的日向面目狰狞地盯着两人。

“别在那里卿卿我我了!不秀恩爱会死啊!快点去部活!”

 

 

 


火神和黑子在一起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

不只诚凛的各位知道了,秀德海常桐皇阳泉洛山,奇迹的各位,甚至是但凡对战过的学校的队员也都猜个一二。

毕竟两个人整天黏在一起总是做出一些不对劲的事情,只要不是缺根筋的都能看出来。但是真的有缺根筋的人,比如正邦的津川智纪和桐皇的青峰大辉。

好了,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丽子在众人知道了火神黑子在一起后,对众人的惊讶表示不屑,“你们这些白痴!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从那两个人没挑明事情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诶?没挑明事情的时候?”小金井好奇地问着,“也就说他们在一起之前就很奇怪了…?”

“真是的,你们果然都是些篮球笨蛋吗?对感情的事情真是不知半点啊!”丽子很有优越感地说着,“他们之前就天天形影不离的,虽然不知道自己对对方的感情,但还是无意识地靠近对方。然后——”

“然后呢?”小金井继续问着。

“然后两个人不知哪天开窍了,于是花前月下表达了心意,就在一起了。对吧?”伊月潇洒地一甩头发,眼睛放出光芒,自信地说道。

“不!”丽子坚决地该伊月的答案打了“×”,“应该是某个晚上黑子去火神家借宿,大概发生了什么,然后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这种事情谁会相信啊!”日向不屑地扶了扶眼睛,瞥了一眼满脸通红兴高采烈的丽子,“要是这样大家还用辛辛苦苦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吗?!”

“那么,发生了什么呢?”木吉一脸天真地,认真地,问着丽子。

“嘿嘿嘿…”丽子露出阴险的笑容,“肯定是…”

“好了,丽子,我们还是训练吧,火神和黑子怎么还没来?”日向打段丽子的话,一边扯开话题一边四处寻找着火神和黑子,“该不会火神被黑子那家伙带的存在感也降低了吧?”

“captain,你叫我们吗?”突然出现的火神和黑子吓了日向一跳。

“啊,你们来了,我听说你们在一起了,是真的吗?”单纯的木吉前辈和蔼地笑着走过去问着正咬着棒冰的二人。

“…”其余的众人都为木吉前辈的不知是腹黑还是单纯替火神黑子抹了一把汗。

“啊,这个啊?”火神瞥了瞥身旁的黑子,“是啊,是真的啊,原来你们都知道了吗?”

“哈?”丽子等人发出惊诧的呼声。

“我还准备找个时间正式地告诉你们呢,没想到你们都知道了啊,那就不用我们说了吧。”

“喂,火神,等等,你准备要告诉我们?”丽子难以置信地上前问着,“黑子也同意了吗?”

“是的。”黑子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真是的!”日向走过来给了火神和黑子一人一掌,“都要开始训练了!你们俩跑去吃什么冰棍!不秀恩爱会死啊!”说完这话的日向瞥了眼丽子。



然而这种事情并不重要,这种事情被公布于众其实只不过是对单身的人造成了再一次的伤害。

于是,让我们把时间拉回现在。

 

 

篮球场内。

“captain!现在还不到部活的时间吧!”黑子,不,其实是火神,大吼着。

“黑子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丽子走过来,“大吼大叫?这倒是像火神会做出来的事情啊…”

“是的,教练。”火神,不,其实是黑子,淡定地说道。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怎么了?是在cos对方吗?”小金井捧腹大笑。

“没有。”黑子继续淡定地说着。

“好了好了,别管这些了,”日向又适时地来打断他们的对话,“今天要跟秀德练习赛,所以早一点来训练!我难道没有告诉你们吗!黑子别给我扯些什么不到训练时间的理由!”

“captain你真的没有说。”黑子也同样适时地给泼了日向一脸冷水。

“…”日向扶着眼镜,眼镜反射出一片令人恐惧的光,“火神你和黑子的训练是别人的3倍!”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休息的时候丽子有些生气地质问两人,“火神你不要总是把球传给黑子啊,黑子你也不要尝试去灌篮,你明明连投篮都不中的,你们两个真的是在cos对方吗?”

“教练,黑子可以幻影投篮。”“火神”辩解着。

“是这样没错,那黑子你倒是幻影投篮啊?每次都是想要跳起来结果跳不到那么高吧?!说实话那动作还真像火神,要不是你没有投中一个,我都怀疑在黑子身体里的其实是火神。”

“…”火神和黑子两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丽子说的正是事实。

“还有火神,为什么不灌篮?不是最喜欢这招吗?干吗要一直把球传给黑子?还有你这传球是怎么学会的?”

“教练,”“火神”开口说道,“相信我们吧,没问题的,等会儿跟秀德打练习赛我们会好好的配合的。”

“火神黑子再来训练!刚刚你们两个都做了什么!一年级的二年级的都别休息了,再来一次!”日向的声音从场上传来。

火神和黑子向场上走去。


“是这么说…”丽子捏着下巴冥思着,“虽然火神刚刚保证了,但我还是不能相信他们两个。说起来,这种不协调感是怎么回事?两个人真的是在cos对方吧?明明就是对方的样子。”

丽子把刚才场上的情况在脑中过了一遍。

“等下…不会真的是…互换了身体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丽子看着场上的火神,他正要把球传给黑子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之后反身一个幻影投篮进了球。

“肯定是这样没错…”丽子确认了心中的想法,“但是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

 

“哇!火神你竟然学会了黑子的招数!怎么做到的!”降旗羡慕又惊奇地问道。

“啊…没什么啊...火…黑子教我的啊…对吧,黑子?”“火神”带着不确定的眼神看向黑子。

看的发呆的“黑子”迟迟地应道,“啊…对,是我教黑…火神的。”

“诶?直接叫火神了吗?”木吉一脸笑容地从背后拍上黑子的肩,“你们俩的感情还真是好呢。”

 

“难道说是黑子自己的原因?毕竟火神都是一直听黑子的”丽子继续猜想着,“嘛,算了,这两个人,就算互换了身体,也没什么吧。感情那么好,真是令人羡慕呢。”

丽子充满爱意地看着火神和黑子,顺便扫了一眼快要气炸了的日向。

 

 

 

 

 

 

 

 

与秀德进行练习赛的中场休息。

“小真,”高尾笑嘻嘻地凑近喝着水的绿间,“你觉不觉得那两个人很奇怪啊?”

“离我远点,高尾。”

“诶小真我们都在一起了你还这样~~”

“谁跟你,这种家伙,在一起了。”绿间有些脸红。

“又傲娇了吗哈哈哈,小真还真是…”

“够了高尾,”绿间用左手中指扶了扶眼镜,“我也觉得他们今天很奇怪。”

“嗯..对吧,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互换了灵魂一样?”

“灵魂互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高尾你不要神经兮兮~なのだよ。”

“小真才是神经兮兮的那个吧,每天听占卜、幸运物随身不离~对了,今天的幸运物好像是…奶昔?”

“哼,”绿间不屑地说着,“没想到今天的幸运物竟然是那种东西,香草奶昔我是绝对不会喝的,要不是因为是幸运物我才不会带来~なのだよ。”

“诶!那正好呢,我们就拿着那个去找他们两个吧wwww”

“喂!高尾!那是我的幸运物!”不等绿间阻止,高尾已经瞄准了绿间的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出了一大袋香草奶昔,向诚凛那边冲去。

 


“哈哈哈哈,我过来慰问你们啦ww火神和黑子wwww”

诚凛这边因为教训火神和黑子而产生的严肃气氛因为高尾的到来而变得活泼起来。

“谢谢你,高尾。”“火神”礼貌地向高尾道谢。

“看!奶昔,要不要喝,黑子?”高尾说着从袋子里拿出一杯,递给一脸凶相的“黑子”,“是我在mj买了给小真带去的呢ww你肯定会喜欢的www”

“不,高尾,我不要。”“黑子”推开了高尾伸过来的手,“这种东西谁会喝啊?”

“诶?我听说你最喜欢这个啊…”高尾露出不解的神情,心中的疑问却开始有了答案,“今天因为心情不好就…不喝吗?”

“高尾君如果是来挑衅我们的,请允许我替黑子拒绝你的香草奶昔。”

“高尾…君?”高尾心中的答案已经浮上水面。

“啊,好了,高尾君,谢谢你的好意,请不要在我们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来给我们添乱。”丽子赶紧来圆场,说着把高尾往回推,却不想撞上了一直站在众人围成的圈子之外的绿间。

“小真你也过来啊~~”高尾嬉皮笑脸地逆过头抬头冲绿间笑着。

“ta——ka——o!”绿间身后升起一股阴沉的黑暗,忿恨地说着,“谁让你把我的幸运物拿走了!”

“别紧张吗小真ww有好多的,给黑子喝一杯不会怎样的。”

“我说了我不要!别用这种东西来挑衅我!”“黑子”又开始炸毛,“我们下半场一定会逆转局势赢你们的!”

“是吗~”高尾仍旧嬉笑着,转回头来看向刚刚说话的“黑子”,随即表情开始变得认真起来,撇起嘴角,带着一丝不羁,“你们在这种情况下——这种身体互换的情况下——是赢不了我们的!你们自己也很清楚吧。”

“高尾你说什么!”已经变得有些激动的“黑子”,让高尾更加确信了他们互换了身体,“我们才没有…互换身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你说对吧?黑…火神?”

“唉,好吧,”火神,实际上是黑子,“那就只好坦白了。其实我和火神君,不知道为什么,早上起来,就互换了身体,所以现在我是黑子,而那个黑子身体里的人,其实是火神君。”

“你说什么?火神,啊不,黑子,这是真的么?”木吉前辈一副被搞晕了的样子。

“是的,如果你们不相信,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再看看火神君的行为,就知道了。”

“这么说来,果然是…”日向思索着,“我说火神怎么连黑子的技能都学会了!简直了不得啊!”说着就一个手刀砍上了黑子,“既然这样你们怎么不说!黑子肯定又是你的主意吧!不告诉我们?说了又不会怎样?比赛什么的改天再比就好了吧!”

“是的,比赛改天再比就好了,”绿间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我可不想在你们不在状态的时候赢你们。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尽人事。”

“就是啊…”丽子无奈地说着,“我之前也好奇黑子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不过现在事情坦白了就不问原因了…”

“喂喂!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肯定是黑子不想告诉你们?不是还有我?为什么不问我?”

“笨蛋火神,”丽子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火神,“因为你肯定都听黑子的,还用想吗…”

“妻管严吗哈哈哈哈哈......”

“高尾君不用笑,你也是吧。”黑子一脸和睦地看着高尾。

“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说出来会好点吧…不想让大家担心你们吗?”降旗问着。

“真是抱歉,其实一切都是我的私心,让大家操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你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吧!”日向抓狂地揉乱了黑子,啊不,火神的头发。

“喂captain你干吗弄我的头发啊!应该弄黑子的吧!!”

“笨蛋火神,”日向散发着凶恶的气息,“你太高了,我够不到,只能来欺负黑子了!不过现在这里面是你呢!”

“不好意思,captain,请不要蹂躏火神君,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你欺负我心里也是很不愉快的,而且我还没有说完。”

“那我来蹂躏你好嘛。”日向双手交织在一起握了握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请不要这么做。其实我是想作为火神君体验一天,体验和我在一起的火神君是什么样子。”

“啊喂!你不是说什么为了和秀德比赛吗!”火神已经凌乱了。

“抱歉火神君…”黑子用一点也不抱歉的眼神看着火神,“那只是为了说服你…”

“你!”火神用不能再快的速度给了黑子一拳。

“…”黑子愣了一秒,突然蹲下身,捂着刚才被火神打到的地方,“火神君,好疼。”

“我可是在扮演你的角色啊黑子!”火神所当然地站在黑子身边说道。

“可是火神君你打的是你自己的身体。”黑子振振有词。

“…”火神想了一会儿,接着说,“但是现在这里面是你,所以我又不疼。”

“哦那这么说我就可以对火神君的身体为所欲为了…对吧。”黑子突然站起来,凭借着火神身体的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对着刚刚还沾沾自喜的火神说着。

“你想干吗!我也在你的身体里啊!别威胁我!你也一样!”

“喂喂喂够了吗!这里还有别人不是只有你们两个的啊!”日向冲上去再次给这两人一人一掌,“要秀恩爱给我回家去!”

“咳咳。”丽子咳嗽了几声,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那我去跟秀德的教练说明下,今天大家就早些回家吧,改天再比吧。火神黑子你们两个回去想办法变回来啊!”

“听到了吗!想办法!给我变回来!!”日向再次强调了一遍。既而不经意地看了丽子一眼,却不想对上了丽子正往他这边移的视线。

 

 

 

 

火神家。

“…..是的,因为球队的事情,所以今天也要在火神君家借宿,”黑子,不,实际上是火神,拿着手机,对黑子的母亲说着,“昨晚没有告诉您真是太对不起了。”

“不要给火神同学添太多麻烦啊。”母亲关切地说道。

“好,不会的,火神君人很好的。那就这样,再见。”听到听筒里传来“嘟嘟”声后,确定黑子的母亲已经挂掉电话,火神才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放下,像刚刚经历过动人心魄的大事那样摸着胸口,长叹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火神君,”黑子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已经打完电话了吗?按我教给你的?”

“啊,是的。”火神顺着声音看向黑子,吃了一惊,“黑子你这家伙要做饭?你不是只会煮水煮蛋吗?”

“是的,但是,”黑子露出坚定的表情,凛然说道,“我既然是火神君的样子,就应该去做些火神君做的事。”

“别开玩笑了!你不会做饭让我吃水煮蛋吗?!”火神走到黑子身后解着围裙的带子。

“话说,”直直站着不敢动的黑子突然开口,“我好像没有像这样帮火神君解过围裙的带子吧?”

“哈?那种事情啊,不记得了呢。”

“果然是火神君比较人妻一点呢。”

“喂你再说我就不客气了啊——”

“不管怎么说在火神君身体里的我比较占优势吧,我——”还没说完,尽管是火神样子,黑子却被在自己身体里的火神推到在了地板上。

嘴唇被堵上了呢。

唇齿间是香草奶昔的味道。

虽然火神没有喝高尾的奶昔,但是在和秀德的各位告别之前黑子心领了高尾的好意,并以实际行动收下了高尾递过来的一大袋奶昔。

并没有在意惨绝人寰想要把高尾掐死的绿间。

“唔…火神君这样也可以做到吗…”待火神放开黑子的嘴唇后,黑子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面前以自已形态存在的火神。

“废话,这种事情,当然是我比较有优势。”火神看着黑子,眼神飘飘忽忽,“黑子我平时有这么色情吗,为什么你在我的身体里后,我的样子看起来好…”

“一定是火神君的问题,不是因为我跟火神君互换了身体的缘故。”

“真是的,不管你以何种形态出现,都是这么…吸引人啊…”

“看来火神君果然是爱上自己了,对着现在的我发花痴。”黑子笑起来。

像光一样的笑容。

“说什么呢!!别开玩笑,还不是因为你现在是我!”

“啊…我现在是你呢…所以这种事情应该由我在上面来做不是吗…”

“喂什么事情啊!”火神有些脸红,这样的脸红出现在黑子的身体的脸上,显得过分可爱,“话说我平时都笑的这么…像光一样吗?”

黑子直直地看着脸红的火神。

“好可爱呢,作为我的样子出现的火神君,真的好可爱呢。火神君平时笑起来真的的确像光一样呢。还有,我刚刚从火神君的眼睛里看到了情欲呢…”

“那我们…”

“不对火神君这样肯定是没办法做的吧?总觉得好奇怪。”

“…”火神从黑子的身上起来,用力把黑子拉起来,“好了我去做饭,明天再说吧。”

“火神君一定很难受吧…”黑子看着走进厨房的火神,想着,“可是这样子的确没有办法做吧…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恢复呢…”

 

 

 

 

 

 

 


“还是火神君抱着我睡吧。”黑子赖在火神的床上不走,“我不想睡地板。”

“喂,黑子,床很小的。”

“所以我说你抱着我睡。”黑子躺在床上看着抱着杯子站在床边的火神。

“真是的…”火神无奈地被子放下,“但是我现在的样子,怎么抱着你啊,再怎么也应该是你抱着我吧。”

黑子盯着火神。盯得火神身体里某些欲望开始萌发。

“好好,就这样吧。”

火神按掉了房间的灯。顿时氛围变得静谧了起来,只有透过窗帘的微微光线,点缀在房间里。

他小心地躺到床上,马上就被床上的另一人用长长的胳膊环住了腰,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砰砰地跳,跳地比以往这种时候更剧烈。

黑子往下挪了挪身子,蹭着到了火神怀里,尽管怀抱很小,黑子还是觉得无比的安全和温暖。

什么时候我能以自己的身体这么抱着火神君就好了。黑子想着。嘴角洋溢出幸福。

又把抱着火神君的胳膊紧了紧。

火神这时用手摸上黑子的头,轻轻揉了揉,又把黑子往自己怀里靠了靠,胳膊环过黑子。

下巴抵在他的头上。

安稳地睡去。

 

 

 

 

 

 

清晨。

黑子惺忪地睁开了眼睛。视线清晰,昨晚休息得很好。

看着面前的大块头还睡得正香,黑子知道身体已经换回来了。

只是,昨晚睡觉时明明是自己的身体抱着火神君的身体,是怎么变成了火神君的身体抱着自己的身体的。

也许.......

黑子扬了扬嘴角,眼神变得温柔起来。用那样很少出现的目光看了火神许久。之后继续靠在火神的怀里,胳膊环着火神的腰。

 

 

“啊…”火神打着哈欠醒来的时候,看见窝在自己怀里的黑子,没有声响地,微微抬着头看着自己。

“你这家伙…难道一直在看我睡觉?”

“早上好,火神君。”黑子微微笑了起来。

 

 

 

Fin.

 


(诶嘿修改了呢)

最后,谢谢各位能看到这里www非常感谢(鞠躬)


 

萌上火黑这对真是太好了!(虽然这么说其实我还是擅长写虐)

评论 ( 20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