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火黑】Abnormal Confession

【火黑】 Abnormal Confession

 

BY 小转/wither

TIME:2015.05.29

*4000左右的短篇

*不怎么好吃的糖渣

*暧昧向

*文渣,ooc

*然后我肯定不会说本来这只是个短篇却不知怎么变成了长篇故事
 其实是个讲火黑谈恋爱的故事

 

 
 (正文)
  

 [1]

临近夏季的时候,火神收到了一张莫名其妙的情书。

 

 

某个训练结束后的黄昏,火神大汗淋漓地走进休息室,像往常一样打开自己的柜子,却呆立在了那里。

柜子里躺着一个火红色信封,上面绘着一对相连的心。

看到信封的那一刻,火神的脑子里闪出的是“这就是人们说的被表白了吗?这种东西是情书吧?”。怔怔地站着,火神思考着信封里面会有什么让自己无法承受的东西。

而站在火神身旁的黑子,神定自若地换着衣服,仿佛没有看到火神的反常态举动。

火神认为凭借自己的智商无法应对这封情书,因而他决定求助于黑子。于是把手慢慢伸进柜子里,战战巍巍地像拾起宝石那样无比小心地拈着信封的一个角拿起信封。

一旁的黑子仍旧镇定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仿佛火神的一切行为都没有被他时不时飘过来的目光捕捉到。

“黑子,”火神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拿着信封的一角,举到黑子面前,直到黑子完全转过来朝向他他才接着说道,“这种东西,是情书吧?”

黑子的眼中有什么情绪忽地闪过,接着眨眼的瞬间,前一秒还存在着的那种不明意味的情愫马上消失不见。既而黑子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面瘫表情。

火神感觉自己刚刚看到了黑子脸上有一丝异样,然而随后黑子没有表情的脸让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应该是吧,”黑子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任何与情绪有关的感情,“快到夏天了,也是恋爱的季节了。火神君收到情书也不奇怪吧。”

“啊!果然是情书吗!”尽管已经猜到了是情书,但经自己信任的黑子确定,火神更是激动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地捏着火红信封比刚才更小的一角,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把信封丢出去。

“我该拆开看看?”火神带着不肯定的语气问着黑子,脸上一阵晕红。

“这种事情,”黑子微微扬了扬嘴角,“不是应该火神君决定吗。”

怀着忐忑心情的火神正对上黑子清澈的眼睛,瞬间感觉焦躁不安的心情和突然之间燃起来的火都被冷却了下来。不过是一封情书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这样想着,火神心里踏实了许多,他坐到休息室窗边的长凳上,小心翼翼地掀开信封的封口。

从里面落出了一张薄薄的只折叠了一次的纸。

火神紧张地,轻到不能再轻地,打开了折叠的纸。

淡蓝色衬底的纸,上面是轻浅的棕色行线。并没有想象中的长篇告白,只有简单的几个清秀的字。

『火神君,

请你今天放学后到天台来一下可以吗,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没有署名。火神想大概是女孩子不好意思写名字吧,反正自己都是要拒绝她的,如果女孩子的名字被知道了,不太好吧。

但是,明明是问句和请求,然而匿名者的字里行间透出来的却是肯定的语气,仿佛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火神一定会去天台,一定会听她把事情告诉火神。

难道写情书,不应该是期待和不安以及不敢对事态发展抱有太大希望的心情吗?可是从这个女孩子的勉强称得上是情书的信件,却完全看不出她是怀着这种心情惜字如金地写下这几个字。

火神有些想不通了,不过自己毕竟是第一次收到情书这种东西,所以也不太懂情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也许就是这种样子?

黑子站在离火神大约1米远的柜子前,敞开着柜子门,从容淡定地喝着水,跟正常人知道自己基友收到了情书后的反应不同,黑子一点也不好奇火神收到的情书上写了什么。仿佛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黑子,”火神毫无忌讳地将信纸有字的一面朝向黑子,“这些…是什么意思啊?”

“噗——”火神好笑又单纯的问题让黑子把刚刚进口的水喷了出来,“火神君还真是笨蛋呢,那就是对方想要传达给你的信息。”

“这样啊…”火神再次看着那几个字,恍然大悟,“可是,让我去天台干吗啊?有什么事情在这纸上说了不就行了吗?必须当面告诉我吗?!”

“火神君还真是不懂,”黑子放下水杯,“吱呀”一声关上柜子的门,走到火神面前,拿过火神手中的信纸,端详了纸上简短的内容,一本正经地说道,“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说比较好。”接着他把信纸递给火神,冲火神微微笑了起来。

“是这样吗…”火神一副“我懂了的样子”,随后想到了什么,露出不相信的神情,追问道,“你很有经验的样子啊?难道是经常收到情书吗?!!!”

听到这话的黑子干笑了一声,紧接着说道,“不,并没有收到过情书或者类似的东西。”

“哈?!那你干吗一副你很有经验你很懂的样子啊?”火神有些气恼地拿手去揉黑子因为剧烈运动本来就有些凌乱的头发,将它揉的更乱了。

“请火神君不要这样做,”黑子将手举过头顶,推掉了火神的手,“我在轻小说中有见到过女孩子向心仪的人送情书,或是表白,所以比较了解。虽然我没有收到过女孩子的情书,不过肯定是比火神君有经验的。”

“真是的。”火神随意地把信纸往放在长凳上的信封上面一丢,淡蓝色底的信纸和火红的信封合在一起正是相衬得无法比拟。火神无奈地继续说着:“要不是因为是你这家伙,我才不会相信你说的话。”

“…..”短暂的沉默后黑子带着有些轻松又有些戏虐的口气调侃道,“火神君的国文真的需要好好补一下。”

“那,黑子,”火神走到自己的柜子前,开始旁若无人地,倒不如说是习惯地,在黑子紧紧盯着他的情况下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从柜子翻出一件干净的衣服准备换上,“待会儿你陪我去天台吧?反正现在都放学了吧。”

“火神君这种事情还是你自己去比较好吧。”黑子不忘盯着换衣服的火神时不时露出来的身体,“我想对方也肯定希望你一个人去吧。”

“啊!别这样黑子!”换好衣服的火神直接冲到黑子面前,双手握住黑子的肩,使劲地摇晃着黑子,“我们不是搭档吗?面对困难应该一起应对啊!”

黑子撇过头,“但是这是火神君自己的事情啊,我去参与不太好吧。”

“你不是很有经验吗?”火神加大了摇晃黑子的力度,“陪我一起去比较容易应付吧!!”

“火神君…”黑子被火神摇的头晕眼花,说话都成了困难,“好吧我跟你一起去,但请你不要再摇了好吗…”

“好好好!”火神忽略黑子的话般的又使劲摇了摇黑子。

 


 

 [2]

“咚”“咚”“咚”“咚”……

两人的脚步声回荡在通往天台的空荡的楼梯中。

天色已渐晚,透着昏黄的天空残存的一丝红光也逐渐褪去。

时间,已经不早了啊,女孩子还会等在天台吗?

火神的心里打着一万只小鼓,心跳个不停。越是靠近天台的门的阶梯,他越是迈出步子缓慢。最后几阶似乎都没有迈上去的意愿了。

“火神君,”黑子冷不丁地给了火神的腰部一个手刀,“是男人就上去!”

“啊啊————”火神被黑子突来的一击痛得叫了起来,“黑子你干什么啊!”

“我只是看火神君畏畏缩缩不爽而已。”黑子面无表情地说着,仿佛刚刚袭击火神的人不是他,也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你有什么不爽!你又不是写情书的女孩子!再说了都这么晚了还会有人在天台等着吗..不然我们还是回家吧…”

“火神君...”黑子斜着眼睛看着火神,提醒着火神刚刚是谁让自己跟他来天台的。

“好,那我…”火神跨步迈上台阶,走到天台的门面前,一副坚定了决心的样子,握上门的把手,“去看看。”

把手转动后,天台上是空无一人的平静。

傍晚的天空没有风,静得仿佛整个世界的其他物质都不存在,只剩下火神和黑子,两个人怔怔地站在天台的门口。

火神的表情有些僵硬,“黑子…没人啊…”

“咳,”黑子有些尴尬地干咳一声,“也许她还没来,你要等等…”

“不会是已经回家了吧?”火神左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走向了天台的围栏,倚靠着刚过腰身的水泥墙,“我还是在这里等等她吧。”

“请火神君相信她一定会来的。”黑子笃定地说道。

“反正我等等就好了…”火神说完后觉得不对劲又接着说道,“但是黑子你从一开始就那种很了解事情的神情是闹哪样啊?”

“我有吗?”

“对啊,你好像,知道她一定会来,好像从头到尾整件事情都知道的样子啊…”

“火神君是不是想太多了。表白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半途而废,既然对方连情书都写了,就一定会做到最后的。所以并不是我知道所有的事情,而是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这种样子,再说,”黑子一步一步走到火神面前,抬起头对上火神一直紧跟着自己的视线,“情书是我写的。”

“哦这样啊…”下一秒火神就像被自己最怕的狗碰触到了身体一样惊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哈?!你说什么!情书是你写的!你是这个女孩子!?”

“火神君,”黑子眉头微蹙,用有些无奈又带着些许宠溺的声音说道,“虽然情书是我写的,但是我不是女孩子,而且我是真的有事情要跟你说。”

“真是的!”火神咬牙切齿地拿手去揉黑子的头发,把黑子刚刚在休息室整理好的头发再次弄乱,“有什么话直接说不就好了啊,干吗还要写封信什么的,还要到这种地方来说!”

“请火神君不要这样,”黑子再次把手举过头顶推掉了火神的手,“我的头发都被你玩坏了。”

“你这家伙,有什么话,快点说,说完了我们还要去MJ吃饭啊。”

“火神君,表白都是要这样的,到这种地方来说营造表白的氛围。”

“……”

“而且像火神君这种笨蛋,在平时的情况下跟你说你肯定不懂,只有这样才引起你的重视。”

“你说谁笨蛋!”火神的额角冒出了小十字,他伸出手想要再度蹂躏黑子的头发,却只是把手掌覆盖在了黑子的头顶,停下了动作,“你刚刚说…表白?”

“是的,我之所以写信让火神君来这里,只是为了方便表白。”

“我…”火神收回了手,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们俩都是男的啊..表白什么的,不是应该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吗?”

“我想这并没有什么关系。”黑子的目光直直地映射到了火神那里,没有丝毫的畏惧和羞涩,也没有任何的躲闪和飘忽,而是那样坚定地看着火神。

“那..那你说吧。”火神顿了顿,又说道,“是不是表白还有其他意思啊?比如说赛前加油、给朋友说一些感谢的话啊啥的…”

“……”黑子像突然被塞了一根刚从冰柜里拿出来还冒着冷气的冰的不像话的冰棍一样噎得说不出话来。

火神带着认真的疑问看着他。

“我想,并没有其他的意思。”黑子低下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火神君,请你和我谈个恋爱,可以吗?”

“哈?”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火神被黑子轻而易举就放出来的高能的话震惊到了,“谈恋爱?那是什么玩意儿?那不是异性之间才有的吗?黑子你是不是疯掉了啊?我们俩…是搭档吧?”

“可是我想这并没有什么关系。”黑子眉头微皱,抬起头来再度对上了火神含着复杂情绪看着自己的眼睛,“火神君是不同意吗?”

“啊喂!你在说什么啊!”火神觉得自己的震惊范围可以扩大了,“这种事情你不是应该等我的回答吗?!同意不同意不是由我决定吗?而且我们俩都是男生怎么谈恋爱啊!!你那一副我必须答应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表白的人不是你吗!搞的好像我向你表白一样!”

黑子别着嘴说道:“因为火神君太不好意思了吧,所以只能我跟你表白。不过如果火神君想向我表白的话,我非常乐意接受。”

“……”

“所以火神君的回答呢?”

“喂!”火神脸上一阵晕红,“虽然我们俩都是男生…不过要不是因为是你的话,我就不答应了。”

“….嗯?火神君的国文似乎还不错啊?”黑子琢磨着火神说的话,调侃道。

“哈?我答应了啊,我就试试跟你谈个那什么…恋爱吧,看你好像很认真很在意这件事啊…”火神伸出手,再次,再次覆上了黑子的头顶,只是这次他没有揉乱黑子的头发,而是轻轻地磨娑着,有些温柔地对黑子笑了笑,“谈恋爱要做什么啊?”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黑子眼睛里闪烁着光,嘴角扬出了弧度,“像平时一样就好了。”

“原来这么简单啊!那就好,那我们走吧黑子,去MJ吃饭吧。”火神听到黑子的话后,心里的那块名为“不知道怎么谈恋爱万一搞砸了黑子会不会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着。

 

火神走向天台的门的时候,黑子并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站在那里,被终于泛起的微风稍稍吹乱了头发。

他抬头看了看暮色已沉的天。一片空净。

 

夏天,应该是个适合恋爱的季节吧。

 

他这样想着,看着火神高大的背影,闪耀在天台的门前。

 

 

Fin.
 [我不会说这玩意儿有个画风迥异简直就像是两个人写的一样的后续]

 

评论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