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太光】Losing

*深夜短打,1000左右

*算是BE吧(?)



踢了不会儿足球的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坐在了草坪上。

“没想到太一さん也会累成这样啊。”光子郎擦了擦额角的汗,首先打开了话匣。

“毕竟老了啊,体力不比当年——”太一笑了笑,伸了个懒腰,一后仰直接躺在了草地上,然后把视线投向正襟危坐的光子郎,“光子郎还是和以前一样缺乏运动吧?”

“也没有,会按时地去健身和运动。”

“那就好。以前总觉得你整天都在电脑里,也不跟大家一起活动也不运动,总是一个人坐着。”

光子郎的眼帘垂了下来,眸子里有淡淡的落寞。随即眉开眼笑反驳着太一:“太一さん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吧?我跟大家一起冒险,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后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而且就算你说我整天在电脑里,我现在的工作也离不开电脑,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好好,我懂啦。”太一直挺挺地坐起来,头发上沾了些草屑,随后拿手去揉光子郎的头发,“要不是我邀请你加入足球部,现在的你也说不定会怎样呢。”



手碰到头的那一刻脸的温度就开始升高了,更别说太一提起了与他初次相遇时发生的事。

那个棕色头发男孩,像光一样,伸出手向孤身一人的自己发来邀请。自己还没来得及去想那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就已经接受了他的邀请。


新世界的大门,其实是那一天打开的啊。



不管过多少年,自己都清清楚楚记得那时的太一,稚嫩的脸上欢悦的表情,以及拯救自己的那只手。

而他永远也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映在太一的眼中,是什么样子。

但是也已经不必知道。



“那个,太一さん,请不要乱揉别人的头发,我又不是小孩了。”光子郎抗拒着,却只是张口说了说,没有用手拿掉太一放在自己头顶的那只手。

太一愣了半晌,接着爽快地笑着,规规矩矩地把手离开了光子郎柔顺的头发,似是掩饰尴尬,又似不在意地,干笑了两声,“是啊,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光子郎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啊。”

“太一さん也一样吧。”

“对啊,我也是....父亲了啊。”


之后是一段漫长的寂静,只有从河对面吹来的风,略过二人头顶时,缠绵着头发发出微微的呼啸。

风中有樱花的味道。



“对了,太一さん,我要赶紧回去了,”光子郎说着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草屑,“我还要回家做饭...”

“光子郎你别动!你头发上有不明物体!”太一突然的大叫让光子郎怔住了,感觉到那人在自己头顶做了什么,光子郎却没有抬眼看对方。直到对方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刚才有根草别在你的头发上了。看。”

光子郎抬起眼,看到笑得一脸没有防备的太一孩子般地拿着一根已经枯萎发黄的草。

“谢谢你,太一さん。要一起回去吗?”

“不了,我还想在河边待一会儿,光子郎先回去吧,路上小心。”


多少年的感情,是不是也像那根刚刚黏在光子郎头发上的草一样,发黄枯萎暗淡了呢。

自孩提时代就留存着对那人的不同于其他人的感情,过了这么多年,也该淡却了。

只是从来没有向对方提起过一丝一毫,而对方也完全未曾表现出任何对自己有类似感情的迹象。大概终究只是自己的错觉吧。

但是无论怎样,两个人最终的结局还是好的,各自成家,幸福美满,还能够做彼此的挚友,共与天地分享人生。


对方也早已不是那个需要自己伸出手去解救的男孩了。


风吹得太一的头发微微晃动。

空气中有樱花的味道。



"光子郎..."太一含糊不清地说着话,“这才几点啊,我不想起...”

拉着站在床边叫醒自己的那人的手。



脑中闪过曾经的画面后,太一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终究是瞬光吧。


不言不语就失去了。


但是闭上眼睛眼泪就不会流出了。



FIN.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