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太和光☆太一×ヤマト×光子郎】未知

*没有题目没有题目没有题目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虐、虐、虐(清水向,暧昧向)毕竟我有节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有逻辑问题,待修改)


*oh no本来是太和光不知最后怎么就好像成了和光走向,到目前为止属于太一的戏份还没有很多….orz

*文中对三位主角使用的都是姓(八神、泉、石田),而非名字(太一、光子郎、大和),请谅解。以及因为我是个强迫症,所以一直把大和写作ヤマト((你会懂的

好了就这样,如果你确定你不雷,那就看吧↓↓↓

 

 


幸运的人生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幸。

 

 

 

 

这天早上,八神家乱了套。

 

 

 

错过最后一个闹钟,八神太一在惊慌中挣扎着从床上爬起。带着凌乱而张牙舞爪的新发型,他匆匆洗漱,却怎么也无法把因睡觉长时间压着而翘起的头发按压回去。情急之下他索性任其自由,从洗漱间冲出后,拿起餐桌上的玻璃杯,将其中热度刚刚好的牛奶一饮而尽,顺手拿上放在餐椅上的书包,抓起一片面包,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门口。

 

离开家前咬着面包含糊不清地跟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八神光道了别。

 

“哥哥真是的,明明跟别人有约还起床迟了。”八神光含笑脉脉地回着太一,在太一关门前道出此言。

 

“小光你就不要调侃我了!”八神太一顾不上反驳八神光,重重关了门。

 

门声落下后八神光才自言自语般地道出了她未说出的话,“哥哥果然是因为对方是ヤマトさん和光子郎さん才怕迟到吧…”

 

而后她抿着嘴笑了。

 

 

 

 

八神太一为他乱糟了的发型而感到难过。

 

而当他抵达约定地点时,另外两人的态度和表现更是给他的悲伤雪上加霜。

“阿和!!!光子郎!!!”

接连叫了几声,交谈甚欢的两人才意识到他的存在。

八神太一后悔没有在家好好吃早饭,一片面包根本不能支撑一个上午,更别说现在他就已经饥肠辘辘。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太一さん早上好!”彬彬有礼的泉光子郎率先打了招呼。

接着是石田大和,再一次提醒了太一,他的发型很糟糕。

“太一,你迟到了!”他抱着胳膊打量着太一,注意到了太一右耳后不自然翘起的头发,哼了一声嘲讽道,“你不会是睡过头了吧?连头发都没打理。”

“…我知道我头发…”不等太一说完光子郎就开始了“理论课堂”。

“太一さん还说我晚睡,自己还不是一样睡得很晚,不然怎么会睡过头。要保持良好的作息啊。”

“我知道啦!你们还没有回答我你们在聊什么啊?”

“我和ヤマト さん啊,在聊….”泉刚要提及他们谈话的内容,就被石田打住了。

“这个一点也不能告诉太一,因为太一迟到了。”他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八神太一,然后和泉相视一笑。

“喂!你们俩怎么可以有秘密??我们三个都是好朋友啊?不是嘛?光子郎?”八神太一选择了向和自己最亲近的泉学霸套近乎,一边谄笑着一边凑近乎。

“太一さん!”泉并没有被他的举动打动,反而更坚定地藏掖着他和石田的谈话内容,并且对太一造成了再一次的伤害,“我们今天是来帮你补习功课的吧?你的试卷和书都带来了嘛?真是的,我就不该答应你。”

太一服了气般地垂头丧气地被两人夹在中间,三人一同走向了图书馆。

 

 

 

↓↓↓↓

 

 

【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这次八神太一的直觉简直不能更准确。

 

 

↓↓↓

 

 

 

 

【ヤマトさん,白天跟你商量的事情,请不要告诉任何人。】石田大和洗完澡后,擦着头发看着光子郎发来的短信。

当然了,石田大和笑了笑,迅速地给光子郎回了短信。

 

 

【必须,光子郎告诉我的事我当然不能轻易地告诉别人。你放心吧。今晚别熬太晚,早点睡。先说一声晚安。】光子郎听到手机收到短信后的振动,停住了对歌曲的剪辑,拿过放在桌边的手机,看到石田大和回过来的短信,愉悦地笑了。

 

【谢谢ヤマトさん,今天跟ヤマトさん一起聊天也很愉快。晚安。】

光子郎不知道的是,手机另一端的石田收到这条短信后,脸红了好久,才平息心中的激动,随后再次回忆起今天与光子郎谈话的内容,胸口感到了一阵刺痛。

今天并不是他第一次知道光子郎对太一怀有超出朋友的爱慕之情,早在很多年前的小学五年级,他就发现了端倪。对,你们没猜错,就是那封总是被人拿出来提上局面的万年用的情书,而正如你们所想,石田,偶然,非常偶然地,在光子郎电脑里发现了那封已经过了很多年的情书的存档。

那时他和太一是高一生,光子郎是初三生。因为乐队的音乐录制等诸多问题需要用到软件来处理,他请教精通电脑的光子郎,却没想到光子郎对这方面并不擅长,然而光子郎还是答应了帮他的忙。于是,那段时间,樱花飞舞的春季,高中刚刚入学的几个月,石田放课后总是往光子郎家跑,于是,某一次,他不小心,非常不小心地点开了放在桌面的一个文档。

他打开后看到前两个字就愣了。

 

“太一さん…..”

 

他带着不安读了下去,看到最后的日期后,心如死灰。

 

【1999年8月1日】

那天,他知道了,属于光子郎的秘密。

也是那一天,他第一次发现了,他也像光子郎一样,对同性有着超出朋友的爱慕之情。

如你所见,那位同性,就是泉光子郎。

 

哦你也许会问,石田不是和武之内在一起了吗。

 

【于是我们可以参考双人写手文卷第五题,他们俩分手了(滚】

 

没有感情的感情,又何必称之为恋爱?

石田和武之内的恋情,早被武之内一手截断了。原因是她感觉到了石田心有所属,而那个人,并不是她。

 

 

 

石田ヤマト的恋爱,未曾开始,就被宣判了死刑。

 

 

今天谈话的内容正是有关与此,泉光子郎向他自认为的如同挚友的亲学长全盘托出他爱慕着太一学长的事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石田ヤマト在真正地听到那些话从泉光子郎的口中说出时,还是露出了惊慌的表情,尽管在讲那些之前他们聊了好一会儿的音乐剪辑、制作软件的问题,石田还是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而在泉看来,那是受到惊吓的表情。

“非常对不起,ヤマトさん,我知道我这样突兀地说这件事,肯定会吓到你,”泉低着头不敢看石田,“毕竟、毕竟,喜欢同性的学长这种事,果然还是太奇怪了…”

“并没有啊,我很理解光子郎的心情。”石田强笑着拍了拍泉的肩膀。

“谢谢ヤマトさん的理解,我太想找个人说这件事了。而我相信ヤマトさん是个很值得分享这件事的人….”泉抬起头来看着石田,那种笑容,石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TBC

 

我只求光子郎厨、太一厨、yamato厨不要打死我...要打没关系,但请别打死...

嗯我差不多会坑了这篇(滚

 



评论 ( 7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