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天花寺翔中心】猫少女

天花寺翔×塔维安

把今天的脑洞填了。

可惜只播了3话,所以设定什么的…性格什么的…

唉不管了。
————




“天花寺!晚安!!”自从找猫事件后,星谷悠太与天花寺翔的关系直线上升,上升到他每天都要缠着天花寺,以至夜晚各自归至各自的寝室时,星谷总要给天花寺一个大大的让天花寺毛骨悚然却又推不开的黏人的拥抱————尽管星谷把这称之为“朋友间的晚安拥抱”。

“你走开!!!”梨园的贵公子用足了劲儿推着这个被他称作是外行只会瞎积极的缠人少年,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天花寺不要介意啊!”星谷终于放开他,却还握着他的肩,兴奋地说着,“这是我们正为好朋友的证明!”

“我知道了!”天花寺不爽地拿掉星谷放在他肩上的手,接着转身就要推开自己寝室的门。

“天花寺君,晚安。”那雪乖巧而又可爱地白摆着手向那位红发的贵公子道着别。

“哦,晚安。”天花寺扫了星谷一眼,推开门就进入到寝室里去了,门完全关掉之前他还隐约听到走廊里星谷那家伙的声音,“天花寺竟然不跟我道晚安,太过分了吧,亏我还让他做了一个星期的值日………”

哼,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罚做一周的值日

天花寺腹诽着,按开了寝室里的灯。

“塔维安?”

他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塔维安去哪儿了?

房间里到处都不见塔维安的踪影,却有一位穿着灰色棉布裙的少女坐在床上,眼睛闪亮亮地看着他。

他和少女那样对峙着,过不久,他忽然觉得少女的打扮有些眼熟。

整个是灰色的裙子,胸前一小部分却是蕾丝花边白衬衣,少女的脖颈处还绕着一只带着铃铛的蝴蝶结。

不得不说蝴蝶结的违和感太重。

“你是…塔维安?”天花寺不敢确信地问道。

“是的,天花寺君,我今天也有好好等着你回来哦。”少女的声音像她脖颈上的铜铃摇晃出的铃声一般清脆。

“到底怎么回事?塔维安…?…你是塔维安吗?…”天花寺几近崩溃地声音里带着哭腔。

“是的哦。天花寺君。今天天花寺君是要温柔的对待我还是粗暴一点呢?”少女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天花寺的悲痛,继续弯着嘴角笑着对天花寺说。

“……不,本大爷不能接受。”

“天花寺君?我就是塔维安…”少女起身,拍了拍裙子,走向仍旧站在门边的天花寺。

“天花寺君平时都是喜欢抱着我可劲儿地蹭着我的,今天也一样可以吧?”少女在天花寺面前,露出天真而又无辜的眼神。

“……本大爷才没有做那样的事。”天花寺面对着少女说着如此让人羞涩的话,微微红了脸,头扭向一侧。

“其实我很喜欢天花寺君的。”少女见天花寺露出那样的神态,抿着嘴转身回到床边,“一直以来很感谢天花寺君对我的照顾和关爱。”

天花寺从这话里听出了不同的意味,慌忙地走近少女,却还是不敢碰触到她,只能关切地问着,“塔维安,你是要离开我了吗?”

“当然不会,”少女转过身,笑靥如花,“天花寺君说过没有我就不能活下去呢,我当然要一直在天花寺君身边。”

“…本大爷…才…”天花寺似是松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忍不住抱住了少女,“塔维安你不要离开我啊…”

“我当然不会的,天花寺君。但是我有个请求,以后可以以人形在你身边吗?”

“…忽然出现一位少女,怎么也无法解释吧…”他松开少女,为难地回答道。

“我明白了,天花寺君。你休息吧。晚安。”少女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顶灯的开关处,话毕后按下了开关,房间里变得黑漆漆的。

之后天花寺昏昏沉沉地失去了意识,大脑对外物的感知也渐渐模糊。

第二天清晨,他像往常一直自然醒来,发现塔维安熟睡在他的身边,温暖在他的被窝里。

他抚摸了塔维安许久,起床穿衣洗漱。

而关于前一晚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绞尽脑汁也始终回忆不起来。

隐隐记得塔维安变成了少女,却又完全不确定那是不是梦中所见,兴许自己是把梦与现实搞混了。

他对着穿衣镜整理好制服后,蹲下身,拍了拍塔维安的头。

“今天塔维安也好可爱啊~我要出门了!在家好好等我!”

Fin.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