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さん!

日常碎碎念。
取关随意。
其他担请勿关注❌

【火黑】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我把这称之为“懒得修改的鬼玩意儿”)

我要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的两位主人公,是我的一位朋友的两位高中同学。

如你们所想,这是一个庸俗而又与众不同的爱情故事。我想这个故事的细微之处足以弥补我用来讲故事的苍白的语言。

当然如果你看完后有一种“这是什么鬼东西”“我要打死你”的冲动,请提前通知我,让我做好逃跑的准备。

话不多说,请安静地啃好你手中的狗粮(不!!)听我讲这个故事。

故事的一位男主人公,叫做火神大我。

另一位男主人公,叫做黑子哲也。

据传,火神是一位狼人,而黑子的真身是一只黑猫。当然这种无从考证你传我我传你添油加醋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信。总之这个设定跟我们的故事没多大关系。


故事发生在他们高二那年的万圣节前夜(Halloween)。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白天,啊呸,那是一个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下午。火神依旧在数学课上枕着胳膊睡着了,睡得是那样安然那样心无旁骛,仿佛与世间的烦杂都撇开了联系。

坐在火神后桌的黑子依旧是想摇醒他的光,然而第300次因为看到火神的睡颜而受到冲击后他第300次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切都像往日一样。

美好而宁静。


“火神君,你知道狼人的传说吧?”今天难得没有训练,放课后黑子慢悠悠地收拾着东西,一边把上课没有看完的小说装进书包,一边与对着一堆老师额外布置的作业发愁却又无可奈何的火神交谈。

(百度了下,日本高中生放课后是没有家庭作业的..作业都是在上课期间做完..至于火神是学渣这种事情我想大家都知道吧...)
“狼人?那是什么东西?”火神的反应一如往常。
“据说,狼人平时与常人外表并有也什么差别,但一到月圆之夜,就会变为狼形,失去理性而变得狂暴。”
“………”火神坐在椅子上回过身,以一种见了鬼的神情看着黑子——当然如果他真的见了鬼他一定不会这么淡定,“你看的小说里这样讲的?”
“也不算是吧。我只是大体知道一些。”黑子眨眨眼睛。
“为什么突然提这个?”火神突然用手指着他桌上摊开的作业本,“这个,能帮我做出这些题吗?”
“……………”黑子怜悯地看了看火神可怜的作业本,又以一种饱含怜悯的眼神看着火神,并用一种饱含怜悯的口气回复着火神,“火神君真是想太多了。说的好像如果借助外力你就能做出那些题一样。”
“黑子!!”火神的小宇宙开始升温。
“不过火神君放心,”黑子话锋一转,“我今晚会教你做这些题并督促你的功课的。”
“哈?”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火神怔怔地瞪着黑子。

“那个,我的意思是,火神君,今晚难得可以早些回家,我可以去你家吃饭吗?”黑子已经装好书包,正准备把单肩包背上。

“这种事情还要问吗?你都去我家过夜过了,你想吃什么?”火神自然地伸手拿过黑子的书包,起身放在自己椅子上,也开始收拾桌上那一堆令他头疼的作业。

“今天是万圣节诶——”黑子故意拖长了声音。

火神怔了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拿着作业本的手僵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正常,转过身笑着对黑子说:“南瓜派和糖果?都是些甜到腻的东西呢,比你的香草奶昔好不到哪里去啊。”

“火神君这是什么话,香草奶昔可是比你的汉堡好一万倍。”黑子一本正经地回击。

“<(‵□′)>那你别去我家吃饭了!!”火神挑了挑眉。

“火神君竟然这么小气,一点都没有大男子风范呢。”黑子习以为常地说着,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

“............”

“不如我们今晚吃火锅吧!”

“你在讲笑话吗?哈?”火神百思不得其解地瞪着面无表情的黑子,“我们两个吃什么火锅?你吃那么少,食物肯定都会浪费掉的!!!又不是和大家一起吃....”

“说起来今天奇怪地没有活动呢....”

“....每年都会过万圣节,偶尔一次不是集体活动也无所谓吧。所以说,你是怎么想到了要吃火锅??你也太相信自己的食量了吧?!”

“=_=两个人也是可以吃的吧,毕竟火神君吃得多。而且火锅不是很暖吗....”

诚凛的笨蛋情侣,啊呸,那时候他们还不是情侣,笨蛋搭档,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拌着嘴离开了学校,前往火神家,顺便在火神家附近的超市买了晚上的食材,尽管如此————

“火神君,”火神刚刚坐下来,把腿和脚伸进温暖的被炉里,就感受到坐在他对面的黑子眼神里的怨气,“我们本来要吃的火锅为何变成了关东煮=_= ”

(不要吐槽这么暖的天为啥用被炉!!!!我也知道!!!但是....设定需要,请打我吧)

“你又不是没有一起去超市,”火神舀起一勺蛋包饭,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着,“用来做火锅的食物都差不多没有了吧,再说关东煮又不是偷工减料,做起来也很麻烦的,而且你看,还有蛋包饭呢¥%%#¥%&*”

“呼——”黑子长吁了口气后,双手合十,“我开动了,火神君。”

“咳,”火神一口饭噎在喉咙里,赶紧喝了几口汤“那个,我,先吃了啊..抱歉..因为和你一起吃饭很随意...”

“没关系的,火神君从小在美国生活,还不习惯这些礼节吧。”

火神微微红了脸,半晌没有说话。

“呐,黑子,虽然说今晚没有集体活动,但是万圣节总该做什么事吧?”

“比如说变身之类的?”

“哈?你不要老惦记着那个狼人啊喂!!”火神有些怨怒,额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黑子幽幽地盯着火神,“火神君,我发现,你似乎对狼人这件事相当在意啊....”

“那种东西感觉很破坏气氛吧!!!”火神把落在黑子身上的视线移开,眼神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诶是吗——”黑子一直盯着火神看着。

“话说今晚应该是月亮很圆的夜晚吧,火神君考不考虑变身?”

“噗——”火神一口汤差点喷到黑子身上,“黑子你脑袋秀逗了吧??今天怎么可能月圆??还有,你怎么老是提狼人的事....”

“火神君一定不知道一种东西叫农历吧,虽然我们也不再用那种记载日期的方式了。但是刚刚过了十五,月亮还是有可能圆的...不信你去阳台上看看...”

黑子话音没落,火神就走到阳台边,拉开了阳台的门,一阵带着凉意的风挤了进来。黑子不禁哆嗦了两下。

“oh my gosh!!!!”已经站在阳台的火神的声音急剧穿透力。

“怎么了火神君?”黑子站起身,走向阳台。

“竟然被你说中了!!!!!!!!”火神指着天上圆得完美无缺的月亮,惊慌地朝着黑子大声说着,“竟然会这样??!!!!!!黑子你等会儿,我先出去下啊...”

火神来不及逃离逼仄狭小而又开阔宽敞的阳台,身形就开始发生了变化,本来身材就高大的他变得更加高大,不多时身后多出了一条毛茸茸的狼尾,头上也奇迹般地长出了可爱的狼耳,连声音也变得有些粗野起来。

“果然呢,我早就猜到火神君是狼人了。”黑子一副不合场景不合时宜的淡然的表情。

“啊喂!!!你先出去啊!!!”

“...我去哪儿....”

“....那我出去。”

“没事的,火神君,看你的样子也不会丧失理智而变得狂暴。”黑子堵着阳台的门口,不让火神出去。

“喂别开玩笑了?!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啊,毕竟以前这样的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火神惊慌失措的表情其实看起来很可爱,“
你再不让开我从这里跳下去了啊!!”

“跳下去会粉身碎骨吧...”黑子踮着脚想去碰火神的狼耳,“火神君连面部都不会变成狼的样子,应该不会有问题吧。而且这算什么狼人啊。”

“我怎么知道这个鬼设定是怎么回事?都怪作者!!!”

“我想摸摸你的狼耳,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呢。”黑子仍旧踮着脚,尽管高度还是差太多。

“摸你自己的好吧!!”火神指着黑子头上不知何时多出来的一对动物的耳朵,“你自己的..诶等等?你也是???!哈?!”

“哦,这个啊,竟然失去控制自己变化了。”黑子摇动着身后的猫尾,可爱得让火神脸红心跳,“我还没有告诉火神君呢,我其实是一只黑猫。”

“.........这都是什么鬼设定?”

“这个鬼设定好像是这样子的,”黑子变身科普博士,推了推不知何时架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我是一只黑猫,虽然只是这种程度的,”黑子用食指指了指自己头顶的耳朵和身后的尾巴,“但与火神君的狼人形式不同的是,我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形态变化,而且终有一天还可以变回人形。”

“你压根就没变成猫形吧!!!”火神脸上的表情有些抽搐,“而且为什么你的可以控制我的不可以??!!!太偏心了吧!!!”

“嘛,因为笨蛋是不会控制自己的形态变化的,”黑子用某种怜悯的眼神看着火神,“但是,我还没说完,终有一天可以变回人形。”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火神试图拉着阳台的门,“这里好冷啊,我们回到客厅去吧?”

“等等,我还没说完,火神君也可以变回人形的,”黑子和火神一前一后地走到被炉旁,坐了下来,然后一口气说完了之下的话:“只要遇到喜欢的人并且在一起就可以了。”

“黑子,其实我.........”

窗外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呼啸而过。

风声停歇后,火神的话也恰好说完。

黑子端起早就泡好却还热得可以暖手的红茶,微微笑着:“火神君说什么呢,那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我刚好也一样啊。”

之后呢?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呀,所以结局不说自破。

之后的火神大我和黑子哲也还有没有变成过狼人和黑猫,我们也无从知晓。我已经说过,这个设定跟我们的故事没有太大关系。

好了,你手中的狗粮是不是变得更加可口了呢?

如果你觉得我讲得太无聊想要来诛杀我的话,请提前告诉我,好让我做好逃跑的准备。

但我仍恳求你看在火黑的面子上饶过我一万次。

最后请各位谨记以下的话: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火神君对黑子说了什么。

但是黑子知道就够了。

 而你这个单身狗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哦。)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