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only。
ソロアルとソロコン祈愿

日常碎碎念。
取关随意。

[火黑 粮食向]假如你的搭档收到了情书你会怎么办?

  1. 心血来潮。自娱自乐。如有不妥请指出。

  2. 清水,暧昧向,粮食向。

  3. ooc的地方请告诉我,最近已经把握不好人物性格了。


粮食向]假如你的搭档收到了情书你会怎么办?


火黑的场合




“哦,火神君啊,”黑子一本正经地说着,“他大概是去见那位给他写情书的女孩子了吧。”

“诶?”在众人的质疑中,日向沉不住气起了身,上前去揪住黑子的衣领,面相凶恶地吼着,“火神那家伙竟然有妹子了??竟然有妹子了??说好的不能比前辈早脱单呢!!”

“日向!!”相田丽子一个手刀砍在日向头上,“你有没有好好听黑子君说话!!”

见惯不惊的黑子在日向松开揪着自己的手之后,整理了下衣领,伸展了一下刚刚勒得有些不舒服的脖子,继续一本正经地说,“captain,不用太在意的…火神君不一定会脱单。而且,”黑子的表情突然变得神秘起来,“说不定不是女生,而是男生给他写的情书呢。”


“哈?你在说什么?!!”黑子身后的门被拉开,衣服上蹭了雨水的火神拎着一袋明显看起来是吃的东西,脸上是显然是被黑子刚才的话惊到了的表情,“给我写情书的是男生是怎么回事?”

在相田丽子接过那袋东西后,火神脱下淋外套,放在房间一角的衣柜上,走到黑子身边,席地而坐。

整个过程,黑子一直面无表情地跟他对视。


如果你以为气氛很尴尬,那就大错特错了。


“喂,黑子,”火神撇了撇嘴,“你这话让我怀疑情书是你写的。”

在黑子接话的空档,诚凛众人的心里是一阵噼哩叭啦,大家的玻璃心,果然是要碎了。

如果人具备聆听别人的心声的本领,那么此时此刻你坐在这个和室的房间里,听到的一定无非是如下这种:

“果然他们两个!!!要在一起了!!!”

“真是毫无自知的两个笨蛋!整天秀来秀去!!连个破情书都要来秀吗!!滚蛋吧!!有没有人性啊!!!”

“一年级生真是青春啊….不过火神和黑子也都太迟钝了吧!”

“啊这种尴尬的时候果然需要我的冷笑话来缓解!!!”

“………”

“果然,很尴尬啊…两个笨蛋真是麻烦啊…”


“才不是呢,”黑子继续和火神对视着,仿佛在掩饰他刚刚把火神收到情书的事擅自说给大家的事实,“我要是喜欢火神君、想和火神君交往,怎么会用写情书这么麻烦而且言不达意的方式。”

在诚凛众人心里再度噼里啪啦之后,火神恍然大悟地说道,“说的也对啊!!你连‘我是影子’‘让你成为日本第一’这种八点档的话都说的出来了…不对,等等,你就这样把我要问你的事情给带过去了?!”

“什么事。”黑子佯装毫无所知,镇定地端起桌上的茶杯。

茶梗是立着的呢。

“哈?”火神有点恼火,“你随便把我收到情书的事说出去的事啊!!!”

从这时起,火黑的二人结界被打破,其他人才得以插话进来,第一个接话的无非是日向队长。

“火神!!!你要脱单这件事也不告诉我!!”日向抱着胳膊,眼镜反着光,不难想象那之后的表情一定非常恐怖,“不是说好不能比前辈早脱单吗。”

“啊..captain,肯定不会比你早脱单的!!!我又没有说要答应那个女孩子…急什么。”

“火——神——!”日向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分贝,“我又没有说你脱单是跟那个给你情书的女孩子。果然是笨蛋神啊!”

“那个…桥豆麻袋,我能打断一下吗?”小金井举着手,“情书确定是女孩子写的?说不定真的如黑子那样说的,是男生写的吧?”

“男生?”火神瞪圆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小金井,“前辈…你和黑子,都在想些什么啊?男生怎么可能啊。”

“你刚刚不是还怀疑是我写的。”黑子啜饮着茶,一脸平静地插着话。

“也就你有可能做这种无聊的事吧。”

“说的很有道理呢,不过很可惜真的不是我。”黑子放下茶杯,“所以火神君刚才是去见那位暗恋者了?”

“你这话一股酸酸的味道是怎么回事?简直就像是妻子生怕丈夫出轨了一样…该不会你才是暗恋我的那个人吧。”

一直没有发话的降旗君倒吸了一口气,心知火黑二人结界又要打开了,就默默地拿过了火神带来的那袋东西。在火黑拌嘴的背景音中,相田丽子小声地告诉他这是几盒寿司,是黑子上周说的想吃的那家的。

‘于是火神就淋着雨去给他买了吗?’降旗腹诽着,悻悻地拿出袋子里的餐盒,起身走向厨房,准备给大家分装到盘子里,先将就着吃一下。

“呵明明是火神君暗恋我吧?”黑子毫不示弱地反击着,“再说就算是夫妻关系那也是我是丈夫你是妻子好吗?”

“你不要太得逞了好吗!我还没把你随便把我的事情说出去的帐算上!!”

“那个..我可以再打断一下吗,”勇敢的小金井耐不住肚子的寂寞打破了火黑结界,“我们不是说好到这里来合宿,火神来做饭吗…大家都很饿啊…”

“前辈!!抱歉!!都是黑子的错!!我现在就去做饭!!!黑子你跟过来打下手。”

“我才不想去呢,做饭这件事都是火神君的责任…”话音未落就被火神拽了起来。

“嘁,你以为你这种水煮蛋的料理水平真的能帮我忙?”火神嘲讽地说道,“哪有不会做饭的妻子啊?培养你一下呗。”

“火神君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明明是作为丈夫去帮妻子做饭。你真是应该好好感谢我啊。”黑子跟着火神,一前一后走进了厨房。

还在厨房的降旗君表示亚历山大,迫不及待想端着承装着寿司的盘子飞到客厅。


“降旗君,”黑子好奇地看着降旗正在处理的寿司,“那是火神君带来的?”

“嗯..呃对啊,”降旗小心翼翼地应着黑子,“是火神从你想吃的那家店买来的。”

“哦,原来如此,火神君还真是一个体贴的人啊。”在黑子不寻常的笑中,降旗赶紧逃到了客厅,临走时不忘把厨房的门关紧。只留下火黑两人在相对禁闭的厨房。

“真是谢谢火神君。”黑子一边洗着小青菜一边毫无诚意地感谢火神。

“你那种话听起来好像是反语啊?”

“火神君想多了吧?说起来,情书的事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火神接过黑子洗好的湿淋淋的小青菜,沥了沥水后,把小青菜撕成一片一片,放进干净的瓷盘里,“不理会就好了吧。”

“嗯…”黑子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兴许是感到黑子的视线,火神回过头和黑子对视着。

“呐,那你说怎么办?”

“火神君是怎么会做中国菜的?”

为了打破尴尬,两个人同时发了话。

“……”

“我先说吧?做菜这种事情很简单啊,上网随便查一下就会了,至于中国菜的原料,进口超市什么的都有卖。你是对这个小青菜很好奇吗?”

“哦,那只会水煮蛋的我真是愧疚啊。”

为了避免再度陷入沉默,黑子接着说了下去,“火神君还是认真地给对方回应会比较好吧?无论是答应还是拒绝都好。不要说明明不是我收到情书,我却这么关心,因为我觉得火神君不像是那种会很好应对的人,而且这件事又恰巧被我撞见了…”

“知道知道,”火神用沾着水的手揉了揉黑子的头发,“干吗用那种好像吃醋的口气说啊,妻子赶走丈夫出轨的潜在对象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火神君。”黑子眼神幽幽地看着火神

“…我是不是玩笑开太过了?”

“我觉得我需要再强调一遍,我是丈夫,你是妻子。”

在厨房门外偷听的小金井和伊月俊表示这辈子再也不想偷听火黑两人的对话了。


[火黑的场合 end.]

评论 ( 5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