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火黑]晴(1)

今日晴。

火神大我醒来时已然是黄昏时刻,夕阳的微光多多少少地钻进窗帘遮盖得不够严实的窗子里,洒落在米色的地板砖上。

脑中有些混乱,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里,也并不记得在此之前发生过什么。

白色的被单,白色的枕头,白色的棉被,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底色的病服。医院的普通病房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充溢着单一的白色,单调得让人觉得压抑。

坐在床上发愣的空当,病房的门处传来轻微的声响。

走过来的是一个刘海遮住一边眼睛的黑色头发的男人。

“辰也?”火神惊讶地看着手中拎着保温盒的冰室辰也,不可置信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大我,你醒了,我刚好把饭带来,”冰室说着坐在了火神的病床附近的椅子上,把保温饭盒放置在床头边的柜子上,“不过也许还不够大我填饱肚子吧。”

“辰也,我为什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吗?”火神迫不及待地甩出这个问题。

“大我是不是想太多了?”冰室边回答边拿开保温盒最上层的盖子,清香的气味瞬间溢了出来,即使是不饥饿闻到这种味道也会变得非常有食欲,“大我只是突然晕倒了,医生说可能是太劳累之类的,多注意休息就好了。”

“哈?”火神对冰室所描述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显然不能够相信,一声短暂的感叹中更流露出他的疑问,“就是这样吗?”

“是的,”冰室抬起眼睛看了看一直注视着他的火神,眼睛里扫过一片阴霾后马上又消失,“大我先吃饭吧。”

粗线条的火神并没有注意到冰室细微的表情变化,但仍对于冰室给出的回答心存疑虑,认为冰室隐瞒了什么的想法一直在脑中徘徊。

大口大口吃着冰室带来的晚餐的火神暂时抛下了刚才的顾虑,在这种时刻吃是首要的,尽管可能并不能把肚子填饱。冰室坐在一旁安然地看着火神,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哦,对了,辰也,你帮我看看,这是谁?”

冰室的左眼皮似乎微跳了几下。

“哪个?”他接过火神递过来的手机,望向屏幕时,被照片里的少年露出的浅浅的笑容穿透了蓄积了好久的防护层。

几经思考后,他决定还是告诉自己这个笨蛋弟弟。

“大我,这位是你的恋人,黑子哲也。”
他轻轻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掩盖的沉重和

“恋…恋人?”被惊吓到的少年停下了手里的筷子,目瞪口呆地看向冰室,“日文里这个词是形容像情侣一样的人吗?”

“是的。”

“那…那我为什么怎么都想不起他是谁?”

“现在不就知道了嘛。”

“哦,对,也是,”少年摸着脑袋笑了起来。

待他把冰室带来的饭菜全部消灭后,他看起来很开心地对冰室说了每次都会说的话,“辰也可以带我去见他吗?我觉得这个黑子,从我看到他照片第一眼,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的亲昵感。”

冰室眼睛里撒下一片阴影,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好。”

另一个病房。

“你好,我是黑子。”坐在床上安静地读着书的少年在火神和冰室进来以后,合上手中读了一半的小说,礼貌地向他们打招呼。

“你就是黑子吗?我叫火神大我,你应该认识我吧?”火神坐在黑子隔壁的空着的床上,开门见山直说道。

“老实说,非常认识你,火神君。”少年似是要表达激动的心情,然而平淡的言语和毫无变化的表情却让人以为他对周遭事物其实都漠不关心。

“我们果然是恋人吗?”火神废话不多说,单刀直入。

陪同火神一起来的冰室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病房。

“是的,严格来讲,是的。”
黑子微微露出了笑容。

“你笑起来还蛮好看啊,别板着脸,多笑一笑啊。”

“实在抱歉,我大概不像火神君那样形于颜色。”

“喂我说你,既然我们是恋人,你就不必这么客客气气吧?”

黑子直直盯着火神,水蓝色的眸子里尽是深邃,仿佛要将人看透,也让人在这样可能有着无边际的蓝色海洋中沉醉于此。

“毕竟是初次见面吧。”

“那好吧。我明天也可以来找你吧?今天比较晚了,就不打扰你了。”

“只要是火神君,都可以。”

“哦对了,你为什么也住在医院里?也像我一样突然晕倒了吗?”
临出门前火神突然转过身,突兀地问着。

静默了几秒后,黑子开了口,“是的,就像火神君说的那样,我也是如此。”

TBC

用了最近微博上的那个“忘爱症候群”ww虽然这一章看不出来啦
但是果然觉得火黑不适合这个梗啊…人物都在ooc好可怕(x

但还是会努力写完的,算是一种试炼吧www
预想的是be呢,想想一直都是甜甜的火黑,还有些于心不忍呢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