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only。
ソロアルとソロコン祈愿

日常碎碎念。
取关随意。

[火黑]晴(2)

哦其实我发现我的想法跟那个忘爱病不完全一样orz算了就当是我另开的脑洞好了

以及...为什么火黑总是开不了沉郁的风格...不管怎么样都要变得甜起来,我好方

然后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也没有什么文力,至少我不能让自己坑了就好(摸着良心


(1)←在这里


(2)

“呐,黑子,今天的夜空真美啊。”火神把胳膊搭在病房楼顶层天台的围栏上,抬头看着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天空。

“这还真不像火神君会说的话呢,如此文艺,”黑子伸出手,“火神君是发烧了吗?”

“哪有!我才没有发烧!”黑子的手覆盖到了自己的额头上,带着些许温热。

“我看火神君是发烧了吧,”黑子刚要把手抽回,却被火神温暖的大手握住。

“黑子,如果我再忘记你,要怎么办?”

气氛因为没有人开口而变得沉寂起来。

漫长的沉默像是一条黑暗潮湿的闷热洞穴。

过了很久很久在里面的人才找到发着光亮的出口。

“那就打破这个轮回,一起死吧。”

黑子醒过来时天空那边泛着白。

因为梦见清晰的过往而悸动的心还没有平静下来,手心里出的汗也还在。

黑子坐起来,微叹了声。

但是,火神还是忘记了自己。不管过多少次轮回,不管重来多少次,都跳不出这个结界,都改变不了这个魔咒一般的事实。

就像难以治愈的花吐病一般的病症,屡屡反复无限地发生在火神身上。

只有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黑子决定去天台吹吹风。

推开天台年岁已久锈迹斑斑的铁门,“吱呀”的声音在空荡而寂静的顶层显得格外刺耳。

让黑子意想不到的是,天台那边的围栏旁边竟然站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黑子,在拂晓的晨光中身形轮廓周围微微发着光。

“火神君,还真是起得早呢。”

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火神吓得一个激灵。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啊喂??”火神转过身有些炸毛地说着。

“我刚刚来,没想到火神君早就到这里来了。”

“啊,因为醒的比较早,就想到天台来看看啊。”

“我也是呢。”黑子走过去,站在火神身旁,把胳膊搭在冰凉沾着露水的栏杆上。

“喂,黑子,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觉得你跟我好像认识很久的样子。”

“火神君说错了吧,现在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

“啊也是,现在是第二次了。”火神扬起嘴角,看着黑子,“你这家伙总是没有表情啊,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啊。”

“不过以前火神君应该是很容易搞懂吧,毕竟我也能明白火神君在想什么。”黑子依旧没有表情。

“是这样吗——”火神伸了个懒腰后,也把胳膊搭在围栏上,交叠起来,下巴枕在胳臂上,“你不觉得现在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火神君是指什么呢?”黑子有些不解地看着火神,水蓝色的眸子闪着光。

“啊...就是,觉得,现在跟你在这里啊,好像以前有过这样的经历,这样子。”火神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你明白吗??”

“恕我直言,火神君的国文果然还是很差呢,”黑子的嘴角似乎有了上行的弧度,“不过我能听懂的,我也有这样的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也的确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是在晚上罢了,而且不是一次,是很多次。”

“很多次?你和我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在火神大我的生命里,突然出现一个被告知是自己的恋人的少年,从未见过面却莫名地熟悉,在火神绞尽脑汁拼命回忆的记忆的任何地方都搜寻不到这个少年的任何踪迹。

于是,现在,在这里,在这个他第一次与这个少年站在同一处的地方,少年告诉他,他们曾经很多次,很多很多次,一起站在这里。

进而可以想到的就是,他们曾经,应当有非常长久的一段时间,都在这家医院的这栋病房楼里。由于某种原因,从未出院。

火神心一惊,辰也一定是隐瞒了什么。

“也没有什么,”少年飘渺的存在感差点让刚刚陷入思绪的火神以为天台只剩他自已一个人了,“只是像现在这样说说话而已,偶尔....”

“偶尔什么?”火神预想到黑子可能会透露什么有关他住在这个病房的信息,眼神期待地看着黑子。

“偶尔,亲吻什么的。”

“哈??那种事情??”火神脸红地撇过头看向别处,脸发烫着,腹诽道,那家伙怎么可以一脸平静地说出来。

“所以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哈??这还不够特别..ki..kiss还不够??”

“不算是吧,”黑子竟然露出了笑容,“我想这与火神君为我做的其他事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而且恋人之间亲吻也是很正常的吧。”

“等等??我一直都忘记问一个问题,我们怎么会成为恋人?”

“很奇怪吗?”黑子无辜地眨了眨眼,单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就让火神心痒不止,“当时大家都觉得很理所当然。”

“当时?是什么时候?”
“是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吧...火神君你看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哦,说明我们醒的还真的蛮早的。”火神看了一眼天空,耀眼的暖色的光自很远又很近的地方铺了过来,把几片云也映得通红,“你这家伙不要扯开话题啊喂!”

“我不是如实回答了火神君的问题吗?”黑子再次无辜地看着火神,那眼神另火神觉得他往日经常见到的是两双那样的总是泛着无辜带着撒娇的眼睛。

“你是不是有在养狗?”

“没想到火神君还对二号有印象,我还以为会因为我连同二号一起忘记呢。”

“哈?没有啊,二号是谁?”火神微皱起眉头,越来越迷惑,“我只是觉得也有其他人会有跟你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神。”

“那就是二号啊,火神君应该是很怕他的。”

“....你怎么知道我怕....”

“因为是你的恋人吧,大概。”

火神被这话再次弄红了脸,轻揉着黑子的头发,“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要再说这种八点档的话了。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明明是火神君太容易害羞了吧。”

“害羞那是什么词??!!”瞬间黑子感觉到架在自己头顶的手由温柔变得粗暴了起来。

“火神君还是早点承认比较好吧。对了,今天似乎是晴天呢,我们要不要一起出去逛逛?”

“可以随便出去?不是在医院吗?”话毕火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约会.......?”

tbc.

我会慢慢更,希望我能坚持写完.....


新年快乐!

火黑和喜欢火黑的各位在新的一年要更加甜!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