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吐槽博。

© wither
Powered by LOFTER

赶快摆脱处子之身吧!^_^

并没有肉(
而且这个发展出乎我的意料。
懒得修改……反正就ooc和没逻辑
除了火黑之外没有明确cp。

“喂喂喂!你们竟然回家了没有去宾馆??天哪小火神你怎么会这么没有气魄真是看错你了……”
电话那头还在滔滔不绝讲着的人怎么都从无线电波里传达了对火神大我的失望。
“啰嗦!挂电话了!”
“你竟然挂我电话——!喂——?!!”还把手机贴在耳边上的黄濑凉太只能听着通话结束后“嘀——”的一声,之后转过身对同行的人抱怨。
“哼,你多此一举,他们根本不需要你操心なのだよ~”
“连小绿间你也这样!你们都好过分なのだよ~”
“喂你不要模仿我说话💢”
“诶诶诶我哪里模仿了,我连你的射篮你可以完美无缺地模仿,说话而已嘛~哈哈~”
“啰嗦。走了。”绿间真太郎没有丝毫表情变化,用缠了绷带的手指推了推眼镜,向前走去,留下黄濑凉太一个人在原地。
“等等我啊!!喂!!”
“快回家吧。”
“对了,小绿间啊,当初你是怎么从小男孩变成男人的?”
“黄濑你这家伙去死——!”

时间溯回到1个小时以前。

“小黑子!小黑子!”黄濑摇了摇趴在桌上的水蓝色头发的少年,少年纹丝不动,像往日一样丝毫不回应他。
“小黑子是喝醉了吧?”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深色皮肤的男人从蓝色少年对面的座位上起了身,伸长了胳膊轻轻推了推蓝发少年,“哲!喂!很晚了大家都要回家了…”
“愚蠢。他肯定是喝醉了。看他那种样子根本不像是能喝酒的人的说。”
“那怎么办,小黑子怎么回家啊…”
说完这话后黄濑忽然发现其余四双眼睛齐刷刷看着自己。

“我吗?不是吧?开什么玩笑?我会被杀的。”黄濑指着自己痛苦地说。
“大家是让你给火神打电话的意思吧。”赤司不紧不慢地说道。
“诶为什么是我!!”
“只有你有他的电话吧,”青峰拿过水果拼盘里一块切好的水果填进嘴里。
“好好好那就我,”黄濑掏出手机拨通了火神的电话,“喂小火神,我跟你说啊,小黑子喝醉了,你快来接他吧!”
……
“…什么?我把他送回去?不你还是自己来吧。”
……
“…什么?不知道把他接到哪里去?把他带回你家不可以吗?”
……
“…喂?你到底来不来啊?”
….
“…你们好歹是恋人吧!快来吧?”

挂断电话后,黄濑头一次觉得火神是这么地难对付。

20分钟后,火神姗姗来迟。

“黑子?!喂你这家伙!你喝太多了吧。”火神说着就把黑子扶了起来,黑子软塌塌地倒进了火神怀里。
“那我们走了啊。”火神回头朝那边的几位示意了一下,准备离开酒店。
“哼,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竟然就要走了,难怪#%@*#…”黄濑急忙把绿间的嘴用一大块火龙果堵上了。
“小绿间你在说什么啊…小火神不跟大家打个招呼吗?”
“哦!都是对手有什么好打招呼的。那我们走了啊。”
“这个时间好像电车和轻轨都停了吧。你们要怎么回去?”一直没有发话的赤司忽然开口。
“是的吧!你们要怎么回去啊小火神!你看旁边楼顶上大写的‘hotel’不如你们就去…”
“哦,你想多了。我会想办法和这家伙一起回去的。”
说罢他扶着黑子准备出门,但少年已经醉的完全不清醒,连走路也做不到。
停顿了几秒后他直接把黑子扛在了肩上,即使这样肩上也还是觉得轻飘飘的,少年太轻了,就像一阵风一片羽翼一般,不牢牢握紧就会跑掉,牢牢抓紧却也抓不住。
“走了。”
“小火神你们还是去宾馆吧~再见啊~顺便也摆脱处子之身!!”

“刚刚你为什么不让我说,我明明是要教训那个家伙的说。”
“你忘了小黑子为什么给我打电话吗…小黑子面无表情地说出了‘我要跟火神君分手’的话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比起这个,还是多担心一下他们怎么回家吧。”
“希望他们会去宾馆吧!”

时间回到当前。

火神把黑子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后,就走进厨房,看了看冰箱里能用的材料,准备做醒酒汤。
那时还有很多话想跟他讲,但是还没讲,那家伙就从自己家里跑出去了,索性也不讲了。
总不能趁着那家伙意识不清醒在他耳边嘀咕给他听吧?这种小说漫画电视剧里烂俗的桥段怎么可能用在现实生活中,再说如果自己真的那样做,就完全ooc了吧?
这样思考的同时,火神把切成片的萝卜一点点切成丝,放在客厅的电话也在这时响起。
火神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走向客厅。

果不其然是那个多事的家伙打来的电话,想想黑子出门之前该是给他打了电话,然后才把绿间赤司青峰都叫出来了吧。这家伙大概是想多找几个人给黑子出主意吧。

为什么自己跟黑子的事还要这么多人来干涉,别人其实也是不想干预的吧?

冷笑了这声之后,火神按下了接听键,把手机放得离耳朵远远的。
即使这样他也还是能听到手机话筒那里传来的对方充满兴奋的有穿透力的声音——
“小火神!你们去哪儿了?宾馆吗?love hotel?还是哪里?”
火神这才把手机贴近耳朵。
“回我家了啊。不然还能去哪里。”
“喂喂喂!你们竟然回家了没有去宾馆………”
火神最后有些气愤地直接挂掉了电话。
他扛着黑子离开时不是没有听到那家伙的那句“顺便也摆脱处子之身”,因为这大概也是他跟黑子闹别扭的原因之一吧。
大概。不确定。

也许是两个人在一起太久都会对彼此产生厌倦吧,一年级时热恋时期的感觉恐怕真的很难寻回了。总之不知从哪一天起两个人之间开始产生了隔阂,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渐渐积累,直到有一天在误会和各种因素的积累下,矛盾终于爆发。虽然没有什么导火索,就是那么自然而然地两个人吵架冷战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没有摆脱处子之身吗。
火神盯着手机屏幕上他跟黑子的照片,思忖了很久。

“咳,咳,”卧室里传来微弱的咳嗽声,想是黑子大概清醒了过来。火神推开卧室门,走进床边,轻轻扭开床头灯的开关。
“咳,太亮了…”床上的人用手遮住了眼睛。
火神赶紧把灯的亮度调到最低。
“黑子,你明明不怎么能喝酒吧?你这家伙喝竟然那么多?是想明天头痛一天吗?”
床上的人久久没有说话。他盯着火神的眸子闪闪发亮。
“火神君在说什么,我又没有喝很多,现在也很清醒,请不要像训小孩子一样教训我。”
“哈?你还说你没有喝很多?你头都很烫的吧?”火神说着用手敷上黑子的额头。
“即使这样也只是头很烫而已吧!身体可是正常温度!再说这跟喝很多有什么关系。”
“好好,你身体,”火神自然地把手从黑子衣服的领子伸进去,“果然也很烫啊?真是的,你这家伙可不可以不乱来啊?刚刚气急败坏出门然后去找了黄濑是吧?然后还把他们都找出来?于是所有人都陪着你一直到这么晚。给你出了什么主意?跟我分手吗?”
“火神君是嫉妒吗。”
“开什么玩笑,只是觉得你可真不愧是主角。”
“哦……毕竟是朋友们吧,有什么事情还是想跟他们交流。虽然本来只是想向黄濑君咨询,因为觉得他可能感情经历丰富有很足的恋爱经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大家的聚会…”
“你这家伙啊,有什么事问我不就可以了,喝酒我也会陪你啊。”
此时此刻黑子真是忍不住想给火神一个白眼。
“火神君你没问题吧?我跟你吵架为什么还要找你跟我喝酒。”
“所以说…”火神揉了揉黑子的头发,“就算是这样,也还是可以依靠我。”
“火神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撩人了。”黑子微微侧过头,视线从火神身上移开。
“是吗?拜你所赐。”
“那就和好吧?吵架什么的真是棘手啊。虽然有很多原因,但是都可以解决吧。”
“火神君你和好的决心就这么点吗=_=”
“哈?那还要怎样,难道要穿着决胜内裤发誓吗?”
黑子把视线移回到火神身上。这才注意到火神还穿着围裙。
“火神君穿围裙真可爱。”
“不要那么若无其事地说这种话好吗!!”
这次黑子没有回复,盯着火神,眨了眨眼睛。
“我们做吧,火神君。”
听到这句话的火神觉得自己幻听或是瞬间失聪了,他迟疑了几秒,“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没。我们做吧。在一起很久了吧。”
“是啊,我听说好多人一个月就做了,我们在一起有半年多了对吧?”
“火神君你是听谁说的=_=”
“黄、黄濑…”火神支支吾吾地说着。

空气中突然弥漫着尴尬。

“哦…那我们结婚的时候让他做伴郎可以吗?”
“好、好啊,你觉得没问题就好。”
“等生小宝宝了他还可以做孩子的教父…”
“等等等等?你这天马行空太遥远了吧?而且他做教父我不同意。”
黑子忽然笑出了声。“火神君你不也是很认真地在讨论这件事。”
“真是的,难得见到你笑,”火神抚摸着黑子的头发,俯下身低头吻了吻黑子的嘴唇,“奖励你一个kiss。”
“好想一下把你拉到床上做啊。”黑子眼神幽幽地冲着火神说道。
“那种事情要待会儿,我先把汤端来你喝了再说。”火神转身就要走出卧室。
“没想到火神君现在对污也接受得这么快了。但是,”火神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拽住,“不用喝了,我们直接做吧。”
“你到底是有多饥渴啊?!!不行必须喝!”
……
“卖萌也没用!”
……

次日清晨。

手机的振动声越来越响。

黑子闭着眼睛习惯性地往右边伸手过去,把嗡鸣不止的手机拿至眼前才缓缓睁开眼睛。

已经9点多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 黄濑凉太”让黑子突然意识到他拿着的是火神的手机,但这并不妨碍他干脆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黄濑君早上…”
“喂小火神你跟小黑子怎么样了有没有摆脱处子之身啊来分享一下吗…”
对方真是先声夺人先入为主,而且说话的语速快得惊人。那种异常的兴奋让人怀疑仿佛是他昨晚跟哪个心上人痛快淋漓地做了一晚。
“黄濑君我…”
“啊咧?是小黑子啊?跟小火神怎么样啦?”
“我不太清楚。”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完全没有印象。”
“那就奇怪了是不是小火神太狠了然后你失去意识了,而且我听小绿间说他…”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另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黄濑你这家伙给我挂电话!”
随后“嘀——”的一声,通话结束。
如果可以用不雅观的词来形容,那么黑子此刻的心情一定是日了狗一般的,虽然他的表情并没有丁点儿变化。
紧接着他开始认真地思考是不是火神君太狠了所以他才没有印象。
鉴于这种事情问问另一方会比较好,他索性起床穿衣。
衣服是散落在地板上的,乱七八糟的。而且床的另一边明显是有人睡过的样子,再加上火神的手机在这里。那就没错了吧。
但是……并没有用过的那种的东西扔在这里…

黑子光着脚走在木地板上,刚要拉开卧室门,门就被推开了,是穿着围裙的火神。
“你醒了啊,正好可以吃早饭了。”
“火神君,我们昨晚做了吗?”
“你…还好意思问我!!”火神看黑子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
“?”
“本来应该是可以做的,而且家里也有润滑剂等等必要的东西,可是你这家伙,”火神把黑子乱蓬蓬的头发揉的更乱了,“我吻了你一会儿你竟然就睡着了?哈?我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黑子止不住地笑了,同时怜悯地看着火神。
“你笑什么!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不耐烦的表情再次出现在火神脸上。
黑子忍不住添了一句,“火神君真是太可爱了我不能不笑。”
火神瞪了黑子好几眼,突然凑近了过来,“不过为了奖励你笑,还是一个这个——”
捏住黑子的下巴轻轻地吻了他。

——end——

三月的晴空里樱花纷飞。
窗帘被微风扬起,几许樱花落到了地板。
“火神君,我也不同意黄濑君做孩子的教父。”
“这么快就不同意了?”
“不过说起来为什么是教父?为什么不是义父?”

 

评论 ( 1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