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only。
ソロアルとソロコン祈愿

日常碎碎念。
取关随意。

【火黑】无题

偶然翻到的旧文。

当初是想写一条最后两人没有在一起但还是了明对方心事的线,然而在写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两人还是在一起了。也许这就是爱吧。

暂时没有题目,已经在不改变原有故事框架的基础上改过了,但仍有很多地方会触雷。笔力很惨淡。有原创人物。

算是回坑的预热吧,好让自己温习一下那种感觉。

                                                 by一个咸鱼了一年多的想要回坑的苏粉



(正文)

 

谁也未曾想过,假若有一天真的成为了日本第一,以后的日子会怎样。

 

黑子哲也会和旧时的队友合好吗?

火神大我会依然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与他的兄贵冰室辰也相处吗?

谁也未曾想过。

“能遇见火神君真是太好了。”也许不过是一句客套话罢了。也许只是适合在那景那情下说出来而已。

 

可是时间,并不给人们那么多如果。

 


在成为日本第一前,火神经常这样思考着这个问题;成为日本第一后,他依然在思考。

 

高一那时,和黑子哲也一起憧憬着的梦想,已经成为踮踮脚尖就可以轻松做到的事情了。

 

虽然自己对篮球的热爱不减。

然而,黑子又是怎么想的呢?

还能继续做着光与影吗?还是,他会回头,去找曾经的光?

 

每每想到这种问题,火神就会觉得从心底涌上来的复杂情愫又开始泛滥,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堵着胸口,说是难过却并非难过,说悲伤亦非悲伤。

久而久之,他便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也从未考虑过他对黑子的感情又是如何。

 

 

 

 

许多年后。

“大我君,今天也起的好早啊~~”花崎葵打着哈欠,站在玄关处,看着刚刚晨练结束的火神。

“来!刻个早安吻吧!”她闭着眼睛,撩起额前的发丝,走到火神面前。

“喂!别开这种玩笑了好吧?”火神见惯不惊自然而然地推开她。

“嘛嘛,我开玩笑的啦,只是听你说你以前总是给别人早安吻时,简直颠覆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花崎葵无所谓地笑笑,“不过至今还没有见到过真是可惜啊~~”

“大概永远也不见到吧。”火神走进盥洗室,把水龙头开到最大。

“呐,我说啊,火神同学,我觉得你可能有心上人啊。”花崎葵倚靠在门框上,摸着下巴,神秘兮兮地说道。

“……”正在用毛巾擦脸的火神一时答不上话来,过了半晌,他像突然死机的电脑又恢复过来般地惊讶道,“哈?你说什么?”

“嘛,算了算了。”花崎葵眨眨眼睛笑了笑,转身走进客厅,然后拐进厨房。

火神还站在洗手池边,怔怔地,脑海里回响着花崎说的话。

花崎的声音隔着两堵墙,从空气中不清晰地传了过来。

“火神同学,那今天就由我来做饭啦~!”

“啊咧?”这个经常中午12点才起床、吃饭必叫外卖、连泡面都懒得煮的女人竟然要做饭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火神赶紧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分叉眉还在,不是梦。他带着惊讶和不安走进厨房,看着那女人穿着睡衣和围裙,在菜板前折腾着。

“你做的东西能吃吗?别吃了出人命啊!”火神打心底儿“关心”地问道。

“大我君,你在说什么呢,”花崎没有回头看他,一边注意着手中的活儿,一边回应着他,“至少我做的水煮蛋可以吃。”

火神一听到“水煮蛋”这三个字,愣了神,想起来高中年代某个人信誓旦旦地说“如果是(做)属水煮蛋没人能赢我”。

 

“那还是我来吧……”

“喂,火神同学,你知道你过去的同学要结婚了吗?”

 

“结、结婚?”

“谁啊?黑子吗?”

“难道是跟他前女友?”


 

 

花崎放下了正在洗的水果,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火神。

 

“是桃井五月要结婚了。”

 

火神听到这句话后脑中似有一颗原子弹轰的炸开了,耳朵只感觉到嗡嗡的鸣响,一团乱糟糟的毛线突然出现在脑海里,很多年前每每思考自己与黑子是否还能做着光与影时的那种堵着心口不明朗不愉悦却又难以言说的心情再次出现。

 

“诶?你脸色不太好啊?”

“啊,没有啊,”他定了定神,把自己拉回现实,“她结婚,和谁啊?”

“嘛…她啊,和那个命定之人呢…”花崎伸着食指,笑眯眯地看着火神,不再继续说。

“那个人?”火神心皱紧。

“对啊,怎么说呢…那个人,算是你的对手?死对头?嘛也许其实你们关系不错?”花崎把玩着手指,低下头,戏谑道。

“……谁和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关系不错啊!只是队友好吧!”

“诶?你和青峰大辉君是队友?你怎么没跟我讲过?”

此刻的火神,脑海中浮现着两个大字——愚蠢。

下一秒他突然反应过来,“黑子的前女友跟青峰那种家伙结婚了?哈?没搞错吧?他不是把她弄哭过吗?”

“大我君好像也做过这样的事哦,在某种意义上,你和你的对头还真是像呢。”

“喂!”火神的表情变得很难看,被提起旧事尤其是黑历史任谁也会不开心,“我现在都不会做那种事了啊!现在对付女孩子,已经没问题了啊!”

花崎端详着火神,没有说话。

 

“你都不问我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吗?”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啊?肯定是小金井前辈他们或者黄濑那家伙告诉你的吧。反正他们也知道你跟我是室友,告诉你跟告诉我一样吧。”

“孤男寡女住一块儿真的很危险呢…”花崎感叹着。

提到这点,火神不得不阴沉着脸,想着历历在目的事情,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

“危险这种话,不应该是你对我说吧?毕竟我可什么也没做,反倒是你在引诱别人吧。”

“哈…我有吗?我说,婚礼你要不要去呢,桃井小姐的婚礼,黑子哲也君也会去吧。”

 

蓝发少年。

皎洁的月光。

篮球场。

只有他们两个人。

 

 

白衬底的蓝色圆形斑纹的浴衣。

为了寻找那只与他很像的柴犬而错过的烟火大会。

无人的小树林。

只有他们两个人。

 

 

“废话,当然去啊!你跟桃井讲我会去她的婚礼的,毕竟这是我前队友的前女友的婚礼。”

前,队,友,嘛。花崎哼笑了出来。

 

 

自那天到婚礼之前的日子,火神的生活也一如既往。

清晨锻炼,回家做早饭,像保姆一样一次次去敲那个女人的卧室门叫她起床吃饭,在被逼急的情况下直接推开门,站在花崎的床边威胁着“你再不起来我掀你被子啊”。安顿好那个自由职业者后他才匆匆去上班。留下花崎一个人孤独地度过漫长的一天。

之后是夜晚,他下班后惯例去公寓附近的超市买当天晚饭的材料————因为两个人都吃很多并且花崎要求每晚要吃的不同才有助于健康————因此他索性每晚都去买菜,当然至于买什么材料,不会做饭的花崎是没有发言权和决定权的。

循着正常生活轨迹的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像平稳的车轮般向前滚动着。

直到桃井和青峰的婚礼的那一天。

直到火神见到黑子哲也的那一刻,所有的条理都天崩地裂,所有牢固的世界观都险些崩殂。

 

 

黑子哲也那天选择了适合自己的着装,小西装加蓝色领结而非领带,衬衣和西装的纽扣都服服帖帖得恰到好处,银色的袖口更是衬显得他得体而帅气。

而火神一贯他的风格,火红色热情的领带,脖颈处未扣的衬衣纽扣,随性不拘束而未使其服贴于身的西装,都彰显着他的风格。除了领带上那枚金色的领带夹——————那是婚礼前一周时,花崎为他准备的。

 

“所以你这家伙为什么也要来?”火神握着高脚玻璃杯调侃着花崎,“你跟桃井认识吗?”

“呵,这你就别管了,呐你看,那是谁————”

 

“火神君,好久不见。”这么多年,少年的声音仿佛从未变过。在火神眼里,少年还是那个少年。

“啊黑子!!好久不见!”火神刚刚惶了神,之后才受到惊吓般急匆匆地跟黑子打着招呼。

“火神君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儿没变呢。”黑子露出礼貌的笑容。

 

笑容?

他不是不怎么笑吗?

在意着这些细节的火神心中的疑问渐渐浮了上来。

 

“但是,”黑子的眼神变得无辜起来,“火神君为什么这么久不联系我呢?”

“啊喂你不要露出那种眼神啊!”火神不禁想起了高中年代时,二号趴在黑子的头发上,与黑子露出同样的无辜眼神,盯着自己。

“哪有啊,是火神君不联系我,做的不对,我才这样子问你吧~”黑子忽然侧转了身子向身后的远处招了招手,一位女士走了过来。

“火神君,”黑子平静的语气难以遮盖他脸上的喜悦和兴奋,“我想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结、结婚?

 

火神拽过一旁跟别人谈笑风生的花崎,笑着对黑子说着,“祝贺你啊黑子!这么快就要结婚了!我才跟花崎交往时间不久呢!”

“诶…是啊,我才跟大我君交往时间不久呢虽说住在一起……”花崎喜笑吟吟地勾上火神的胳膊,顺带扭了火神一把。

“那真是太好了!”黑子的眼睛放出了光彩,让火神的心更沉了半分,“有花崎小姐照顾火神君,我也很放心呢,恭喜火神君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谢………”

婚礼的剩余时间,火神都魂不守舍。

 

而他不知道的是,还有另一个人,也如他一样,魂不守舍。

 

夜幕后婚礼仪式和庆典都画上句号。

和高中时代的那些朋友、前辈、对手们打打闹闹互开玩笑后,热闹的氛围渐渐褪去。

桃井挽着青峰的胳臂,和青峰一起将旧友、过去喜欢的人、同学送到礼堂的门口。

告别之前,桃井突然松开青峰的胳膊,跑到火神身边,小声地冲火神说道“火神君可不要错过自己的幸福啊~!”(擅自把桃井对火神的称呼改为火神君真是抱歉[土下座])

莫名其妙的话。

“喂!五月!你干什么!才刚结婚你就去找别的男人了吗?!!!”快要气炸了的青峰大吼着,眼中的怒火像是可以将火神杀一万次,“火神你这家伙很烦啊!五月跟你讲了什么?”

“哈?为什么要跟你说?”

“火神!!”

“罢了罢了,青峰君开心点,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啊,难道五月酱还能从你身边逃走吗?”花崎似笑非笑地从火神身后突然出现,然后自然而然地挽上了火神的胳膊。

 

“花崎小姐说的对,青峰君,火神君也并没有做什么啊。”黑子平静而冷淡的口吻让青峰渐渐消了气。他瞥了眼火神,一脸错愕的表情,让他心生疑虑。

 

彼此告别后便是各归各家。

 

黑子哲也开着车,与他身边被他称为“未婚妻”的女子,像是事先约好般地一言不发。

车内的气氛太过沉闷。

终于还是女子开口打破了沉默,“黑子君,这样做,你确定可以吗?”

“唉…”长长的饱含着无尽失落与不舍的叹息后,黑子哲也情绪低落地开口道,“小松君也看到了吧?火神君身边果然有一位女朋友,而且已经可以亲切地称呼他为大我君了。”

车内的气氛又变得沉闷起来。

“那…那…”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小松君,能够配合我、随机应变真是太好了。”

“不…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啊,”叫做小松的女子低头看了眼手机,“倒是黑子君,真的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吗?虽然是很久不见也没有联系的人,但是黑子君还是相当在意他吧。”

  

“诶?小松君一定是弄错了什么吧,我可没有很在意啊,我是衷心地为火神君感到高兴啊。”黑子聚精会神地看着车子前方。

“那么…桃井小姐刚刚把火神先生的联系方式发给我了,”小松故意停顿了一下,“说是黑子君可能会用到…”

“那就请小松君发到我的手机上吧。”黑子空出右手,指了指放在车窗前的手机。

 

黑子哲也把小松送到家,郑重地道别后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拿出手机盯着火神的手机号码盯了好久。

犹豫了很久,索性放弃了联系他。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回到自己家后,他取出了换洗衣物,之后把手机搁在玻璃圆桌上,去了浴室。

在他洗澡的这段短暂时间中,他的手机一次又一次因为来电呼叫而振动。

而对于某个人来说,这段时间,是极其漫长的。

 

“大我君,我就说,你动作太慢了,对方都拒绝接你的电话了。你还装模作样地说什么我是你女朋友,你是影帝吗?”花崎嗔怪着。

“你想要说什么?”火神的声音听起来沉闷闷的。

“嘛,这有什么好怕的啊?不就是喜欢他吗?有错吗?据说酒后吐真言,给,要不你试试?”花崎拿起一罐冰镇过的啤酒扔给火神。

“嗯。”火神接过啤酒,拉开拉环,向前倾靠着阳台的栏杆,看着星星,一点一点地喝着。握着易拉罐的那只手冰凉,而另一只握着手机的手,手心里满是汗。

“我有点太懦弱了吧…”

“你还知道啊?”

“那你是什么口气?”

“你就是,太懦弱了吧,那算什么事啊,能让你到现在还耿耿于怀,”花崎有些不屑地说道,“再说,你有好好搞清楚对方的想法吗?只考虑到自己然后逃避,去做自己认为对的,说不定无形之中伤害了对方。”

“我…?伤害黑子?我不是,我没有,没有的。”

“你越这样说越让人怀疑。不过,你放心,他一定会回过电话来的。你好好跟他解释清楚就好了。”

花崎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那我去看剧啦,你们慢慢聊哦~”花崎拉上阳台的门时阴阳怪气地冲火神说着。

 

“火神君?”黑子的声音听起来这么近,那么远。

“啊…黑子,是我。”

“你刚刚有打电话过来吗?抱歉我刚才在洗澡,让你等了很久。”

“没关系…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是再次祝福你啊,恭喜你快要结婚了啊!”

电话那同样一阵沉默。

 

火神的心扑腾扑腾地跳着。

药丸,自己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做作了。

 

“黑子,我…”火神刚要说话就被黑子打断。

“火神君,果然我还是藏不住这份心情呢。”明显可以听到黑子笑了一声,“快要结婚这种事是骗你的。”

“骗我?”

“是因为不想再给自己那种错觉,也不想给火神君带来麻烦。”

“你在说什么?”火神感觉一切越来越搞不懂。

“就是…”黑子停顿了很久才继续说下去,“火神君现在也有女朋友了,以后我们可能不会再联系了,所以我今天索性全出来好了,火神君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我是一直喜欢火神君的,从高一就开始了。有时候会很自私地希望火神君能一直在我身边,但是果然是不行的呢...”

“黑子...”

“呵,火神君觉得这样的我,很让人恶心吧,对自己的同伴,有超出朋友的喜欢这种事情…一般人都无法接受吧。”

“才不是这样的啊,”火神着急地说着,“你果然也是笨蛋,我明明也跟你有同样的心情和同样的想法。”

“火神君,你自己是笨蛋就算了,拜托不要拉别人下水了…”黑子说完才意识到火神刚刚的话中的不同,“等等…火神君…你在说什么?”

“我也是骗你的啊。”

“骗我?”

“我跟你一样,也是对同伴有超出朋友的那种喜欢,我一直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就在你刚刚说的同时,我才明白。”

电话另一头的黑子哲也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

“火神君是对哪个同伴有这样的感情?”他斟酌着问道。

“黑子,对我来说,最先想到的同伴,难道不是你吗?可我一直以为你因为那时候的那件事而觉得我是个怪人,让人厌恶的人。”

“什么事?”

“你这家伙,居然已经忘记了吗?亏我还记了这么多年!”

“如果火神君是指那件事,那我只想说,我已经忘记了。”

“啊喂你这混蛋!你是在开玩笑吗?”火神气的要将手机从阳台扔出去,“我可是害怕了好久啊!从那以后

你就稍微和我保持距离了,我以为你对那件事很在意的所以讨厌我了。你竟然很快就忘记了?所以你从来没有在意过吗?换作别人对你做那样的事情也不会在意吗?”

“火神君真是笨蛋,一点都读不懂别人话里的意义呢,真是的,”另一边的黑子哲也听起来还是那么冷静,“保持距离是怕我会忍不住。而且换作别人我会觉得很恶心的。”

“忍不住什么?”

“就是火神君当时对我做的事情。”

“哈?你敢不敢再说一遍?还是要我们明天约个时间用篮球一决高下?”

“不,这就不用了,谢过您的好意。我肯定打不赢你。”

“黑子,”火神突然严肃了起来。

“在,我在这里。”

“我们在一起好么?”

“........”

“为什么你沉默了那么久?”火神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难道你已经不喜欢我了吗?”

“不,你误会了,我只是没想到这话会由火神君来说。突然开始后悔,如果早几年把喜欢火神君这件事说出来就好了,那样的话我现在已经全垒打了吧。”

“.........!!!!”电话那头的火神分贝高了起来,“明天我们真的要一决高下,让你知道以后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没想到火神君竟然变成了这样的人,”黑子装模作样地用力叹气,“那我还是去找别人好了。”、

“你!”

“火神君,晚安,明天见吧。地点我明天早上会打电话告诉你。”

“不是在你家吗?要出去约会?”

“........”黑子开始怀疑对面的火神君是假的,“没过几年你说话已经这么直白了吗?果然还是那么开放呢。”

“????”火神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不可思议,“不过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里。”

“所以我明天早上打电话告诉你。总觉得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呢。”

“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把称呼改一下...”

“称呼?大我君?这样子嘛?”

“哲、哲、哲...算了黑子,明天见!”火神害羞地匆匆挂掉了电话。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


今晚的月色和那时候一样美呢。



 

 

 

 (End.)

2015.10.18


2017.5.14 一改。




那件事我也记不清是什么事了,心中所想是什么就是什么。



 



评论
热度 ( 16 )